鸩鲤

窗外的暴雨阑珊|微博@-公子开鸩-

【洋灵】未完待续 02

※未来时半现实向。

※卜要上升正主。不开放转载。

※前文→(1)

 

 

5.

 

人真的是会变的。

灵超想。

 

八年前还只会指着他的单词表瞎读一气、飙着“today beef today kill”的土味英语让队长当场破功的男人,现在居然在他面前和意大利设计师沟通自如。

 

对方进场后明显进入了相当专业的工作状态,纵使眼角眉梢还带着丝几不可察的烦躁——可能是起床气,灵超想。几年时光轮转而过,男人这点小毛病居然还是一如往常。

他过去见过无数次:男人被从短暂的睡眠中拔出来迎接训练或者是工作,眼睛睁不开,笑脸都懒得摆,表情恹恹爱答不理,配上那张线条冷峻的脸倒真有些唬人。同伴们,无论是助理或是队友,都懒得或是惧于面对四六不认的脾气,叫他起床的任务就总是落在自己肩上。

 

有时候他自己都会笑,15岁的时候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在见面的第二天都能对着这张恶人脸闹,一叫起床就叫了这么多年。

但究竟多久呢,实际上只不过倏忽一个青春。

 

灵超被叫去后台化妆,走秀的衣服挂在旁边。化妆师是主办方的团队,为了配合整体模特的风格,也不能化惯常那套强调他五官优点的舞台妆。

他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趁着大刷子在侧脸扫修容的时候偏过头问Uya:

“姐,有东西吃吗我有点饿……”

 

上台前本不应该吃太多东西,尤其是走秀这种随时凸显身材缺陷的场合。

灵超出口后自觉有些任性,牙齿轻轻磕了下嘴唇。

他分不清胃里的空虚感究竟是来自生理上的饥饿还是心理上的紧张,而紧张的来源更是不可追寻。

 

Uya刚想开口,便被扣门声打断了。

——木子洋居然主动过来找他了。

 

他敏锐地察觉到对方周身的不和谐感仍未褪去。就算挂着温和的笑脸,仍旧有股隐隐的焦躁感。

那就不是起床气,而是别的情绪了。

你紧张什么呢,李振洋。

他抬起眼,不动声色地收起苦笑。

 

6.

 

人真的是会变的。

李振洋想。

 

八年前把什么都写在脸上的小孩子,居然也知道收起所有情绪朝他小幅度地挥手,动作随意唇边笑容亲切,看着熟稔无比,眼底却什么都没有。

“好久不见,洋哥。”他说。

 

旁边的经纪人本来挂着商业化的完美笑容上前,听了这句问候都扭头看了眼自家艺人。看样子小孩又把事情闷在心里谁都不说,他的经纪人似乎也没去搞清过去的一笔烂账。

 

他同异国的化妆师讲了几句就示意她继续工作,转过去和经纪人握手,照例递了名片,颇为例行公事地讲了一遍出场时间等等。

而后他似乎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

“原来的秀导前天出车祸送医院急救,Matteo不放心现场效果,找我来控个场……”

 

他话语一顿,好像是自己也觉得这番解释有些多余,就收敛了话头。后台人多口杂,很多事情都是多说多错,他喉结动了动,最后只留下一句叹息一般的叮咛。

 

“……你好好表现啊,小弟。”

他的手状似熟络地落在对方的肩上,清晰地感受到了对方一瞬间的僵硬。

 

7.

 

等到彩排正式开始,李振洋才回到身为设计师的Matteo身边站着。当然,他的手上还握着联络其他STAFF的对讲机,以便随时把控整体的流程。

 

这是Matteo在Dolce&Gabbana担当主设计的第一场秀,重要性不言而喻。之前的秀导出车祸的时候长发男人失手摔碎了一整瓶巴黎之花香槟,然而他连为美酒痛惜的心情都没有,立刻神经质地冲出工作室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

 

请来的援军中就有李振洋。

 

在作为一个偶像团体成员的年代里,他并没有放下在模特行业上的基本功。纵然跳舞演戏和走秀三类的状态天差地别,他来回切换,还保有相应的肉体记忆已经算是不易。

当时公司有意通过两位模特出身的艺人拓展时尚圈的资源,并推动全团向时尚圈发展。这一点上确实做得不错,他在那几年里以受邀嘉宾的身份出现在秀场前排、小型沙龙甚至T台上,让他得以在退下舞台后,仍然以个人身份,保留下了这一部分的资源。

 

他离开娱乐圈的时候27岁,正走到了男模黄金年龄的末端。那一年他断断续续地接了一些走秀,同时开始转向T台幕后的工作,直到两年后成为独立品牌的主理人,让“木子洋”这个艺名逐步消失在公众的视线里。

只留下了一个“Kwin”。

 

Matteo和李振洋认识四年多,才华横溢的设计师对他的风格和眼光给予了高度的赞美:“毫无疑问你适合我做出来的每一件衣服,Kwin!”——当然李振洋怀疑这包含了意大利人一贯的夸张成分。

但不可否认的是,Matteo确实帮了他不少忙。

他本来就是时装周的常客,这次顺带还一个人情无可厚非。

 

更何况他事先就知道这次的受邀嘉宾有谁。

他义不容辞,责无旁贷。

 

随着彩排的渐趋顺利,长发男人终于停下抽动他神经质的眉毛,自得地哼起了现场的背景音乐。

 

“刚刚那个叫Albert还是Alger的红发模特出场晚了,这样不好卡到正好结束。”

“我想他或许叫Alfred,Kwin,”设计师好笑地剜了他一眼,随即自己补充道,“不过我也记不清他的名字,他没有惊艳到足以让我记住他。你为什么不能年轻十岁呢,那样就能替我走秀了!”

“如果你能让我年轻十岁我当然很乐意,Matteo。”李振洋关了对讲机,从善如流地抱着双臂。

 

“所以你留下了一些东西在你的后继者身上?”设计师突然说。

李振洋没有接他的话。

 

此时行走在T台上的,正是灵超。

 

“虽然不够完美,不够流畅——当然,这一看就不是个专业模特,但至少在其他被请来的不知道什么东西里要好得多。他身上留有一些熟悉的东西,不是吗?”

 

“他不是我的后继者,Matteo。”

李振洋在秀场内古典舞曲的背景音中开了口:“他的归属不在秀场,天生属于更大的舞台。”

 

“但你至少没否认我的话?说实话他的脸看起来还是个小孩子,Kwin,我从不知道你偏爱这样的类型。”

意大利设计师笑得眉眼弯弯。

“哦,别那么看我,我不是要控诉你什么……实际上他很符合这场秀的风格。”

“所以我决定,给他一点奖励。”

 

8.

 

彩排整体上没什么问题。

灵超在后台卸妆的时候Uya拎着个盒子风风火火地进了休息室:“表现不错啊小超,那个设计师好像很满意。”

 

“那是,也不看看你弟弟我是谁。”灵超嘚瑟地朝经纪人做了个wink,几片印满灰粽修容的化妆棉堆在手边。

 

他管Uya要手机,一只手去翻对方放在梳妆台上的盒子,红艳艳的鲜切草莓整整齐齐地码在塑料包装里,还残留着洗净留下的水珠。

“这哪来的……你不会晚饭就让我吃个草莓吧姐?”

 

“不是,刚喊你小弟那个帅哥,他助理给我的。”

Uya坐在一旁的转椅上翘着腿,薄荷绿的美甲片在梳妆台上敲了又敲,架势摆得像三堂会审:“所以他是你进公司前的熟人?几年前出道认识的?”

 

“嗯。”

 

“他助理让我加个微信以后工作上好联系,所以是什么情况?这个level的时尚圈资源很难搞的,你有人脉就早跟我说啊小崽子。”

休息室只有他们两个,说什么都不至于被人拿去多做文章,善于察言观色的经纪人撑着脸问他:“有过节?”

 

“前男友。”

 

“啊?”

Uya楞了一下,看着灵超若无其事地打开包装盒,急急忙忙地伸手去拦:“等等,这段你没跟我说过……那你还吃他送的草莓?”

 

“他又不会害我,放心啦姐,”灵超提起一颗草莓往嘴里送,“他估计是听到刚上台之前我跟你说饿了才送的……李振洋这个人就这样。”

 

把什么都准备好。把他想要的都放在他面前——无论是甜美的糖果还是光鲜亮丽的衣服,一举一动都是无字的情书。

然后自己又主动抽身而退,像罗织出一张网又退缩、反复试探的卑微猎人。

太怂了。

 

灵超想着有的没的,没防备地被在口腔蔓开的草莓汁猛地一酸,眉眼都皱到一起。牙齿划过红艳艳的果肉,收割下的味道里甜味平淡,直接被酸盖了过去。

现在9月,草莓都快过季了,能新鲜到哪里去。

 

“那草莓你还要吃吗?我们要回酒店了。”

“……要。”

 

 

-TBC-

 

我没找到秀场被邀请来走秀的明星在后台的影像资料,所以我也不确定他们有没有专门的休息室,就当超鹅有吧(。)还有草莓确实能上到9月10月但我不确定意大利有没有(我只是想让他吃个草莓)……文中可能还存在类似BUG,请大家不要在意……

LOF终于干人事禁止一键转载了太好了……!!

评论(5)
热度(92)

© 鸩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