鸩鲤

窗外的暴雨阑珊|微博@-公子开鸩-

【洋灵】未完待续 01

※未来时现实向架空。

※卜要上升正主。不开放转载。

 

 

1.

 

夏夜的风带着蒸腾的热气。

连清溪川汩汩淙淙的水流都无法减散半分。

 

异国街道的路灯打下明亮的光,吸引细碎的蚊群逐光而去,汇聚成零散的一团。那灯光比不上日后他所踏上的舞台聚光,却亮得灼人——可能是无云的黛青夜幕被城市的灯红酒绿切割成狭小的一块,黑暗的夜色沉下来,都被街灯沏成昏黄的雾态。

 

他的汗水沁出来,顺着后颈线条滑进宽大的T恤里去。周边似乎还有林林总总的行人,但他没看着他们。

他只听见身边和他并肩的高挑男人,尾音都带着笑意的湿热吐息:

“白天怎么想起来亲我了,小弟?”

 

——灵超从梦中惊醒。

 

2.

 

他从枕头边上摸出手机摁掉闹钟从床上滑下去,顶着惺忪的睡眼和翘歪的头发走到镜子前。

 

镜子里男人的表情带着点刚睡醒的懵懂,精致的五官已经全然长开,清俊的眉目难得地残留了一丝少年气。他最近刚把头发染回黑色,这时候没有任何造型的加持,刘海自然地垂下来,无害又减龄。

看上去最多不过是个大学生。

 

实际上一个月前他刚过了25岁的生日。

 

粉丝声势浩大地庆祝他一个人的节日:她们以他的名义资助小学和福利院,带着刻有他出生日期的金属铭牌去太空遨游,他的精修海报和祝福一起登上APP的开屏,无数块寸秒寸金的高清大屏上,都映着男人朝镜头展示的灿烂笑容。

 

——25岁的唱跳偶像灵超,仍然留在那个寄予了他少年时代汗水和梦想的璀璨舞台上。

——留下来的只有他一个人。

 

他把手机扔回床上,踢踢踏踏地去洗漱。事先挑选好的全套衣着已经熨烫整齐,挂在酒店墙壁的挂钩上,等待他穿着他们短暂地出现在今日记者的镜头前,再在秀场后台被换下来。大概再过一刻钟,经纪人就会敲响他的房门,开启他新一天的行程。

 

米兰当地时间八点三十分。

灵超把清水泼上脸,冲掉洗面奶绵密的乳白泡沫。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是没忍住苦笑了一声。

 

“怎么他妈的就梦到他了呢。”

 

3.

 

灵超一直都是个很不服输的小孩。

 

15岁的时候冒全家之大不韪,提着空荡荡的箱子独身北上,火车启动时把故乡远远地抛在身后;17岁的时候在万众瞩目的决赛舞台上强忍住眼泪,抽咽着把深情的歌曲唱尽,在之后的访谈里又下了更大舞台相见的战约。

他的不服输,确实在很多时候,都赢了。

 

只有一次。

少年人的一腔孤勇和热忱,不该妄图与时间相抗。

 

他在对粉丝的寄语里许下永远的诺言,在未来祈愿的蓝图里画上其他三位哥哥的身影,在不过二十的年岁里,一厢情愿地认为会和某个人一起到老。

而贯穿了整个青春的那段旅程,却在落幕时把少年的愿景烧得一干二净。

 

那个团体只存在了三年。

初登台的时候他听到粉丝响彻场馆的欢呼和尖叫,觉得自己是光芒闪耀的一颗星星。然后随着年岁更迭,公司有了更宏大的规划蓝图,他们四个忙得再难聚齐,好像越走越远,直到彻底散场。

毕竟三年于他而言,是17岁到20岁。

对他的三个哥哥而言,却到了不得不做出决断的时候。

 

他们相继从那个舞台上退下远走:先是岳叔,再是凡哥,最后是他青春里无疾而终的恋人。

 

灵超坐在Valentino秀场前排,眼睛落在优雅来去的高挑模特上,却又暗暗默念了一遍那个名字。

分手不是木子洋提的。

虽然对方简单地点头同意了。

 

那之后他回校完成了大学学业,签了新的公司,又被送去韩国集训半年,才得以回国正式出道。接商演,凭借网剧小爆,发单曲,再回舞台,便都是之后的事情了。

老板说他过去的艺名起得好,不用再改了。他没反对,就沿用了这个曾经习惯了的名字,等到走红后的第一场演唱会,满场都是“灵超欢迎回来”的闪烁灯牌。

他穿着汗湿的简单T恤,在追光正下对场馆内的灯海鞠躬,说我永远都不会对梦想服输。

 

所以他拼尽全力,一定要回来。

 

过去的队友们在一段时间内被经纪人划在了媒体采访的禁语里——虽然当时已经很少有记者提及他的过去。

他们更关心偶像灵超的新单曲,新的戏约,新的推广和代言,甚至新的绯闻对象,而不是一段终将被遗忘的回忆。娱乐圈时刻都在追逐新的事物,“过去”带不来金钱和流量,就不值得被反复提起。

 

好像深深镌刻在他人生里的三年,不过是自己的黄粱一梦。

 

事实上他并没有完全割裂和过去队友们的关系——就像采访里说的,他仍然保留着兄长们的联系方式,甚至偶尔会约出来见面,他们都没完全跳出这个圈子,只是每个人都忙碌得很,聚的机会很少。

除了木子洋。

 

给他的青春画上句点的那次分手后,他删掉联系方式,彻底把对方清出了他的生活。

 

4.

 

Valentino的大秀在设计师的谢幕中完满地结束了。

灵超将目光从摇曳翩跹的长裙上收回,随人群献上掌声,然后回到经纪人身边,面对媒体们的镜头接受了一段简短的采访,才得以钻进保姆车。

 

Uya不让他吃过多的食物,他只象征性地喝了两口代餐杂粮粥,就躺在后排闭着眼,等待车辆驶向米兰的废弃老邮局。

那里被布置成了秀场,并将在一个小时后举办Dolce&Gabbana春夏大秀的彩排。

 

灵超是受邀来走秀的成员之一——这当然是Uya的功劳。他并没有那么适合这个奢侈品牌的整体风格(虽然送过来试装的衣服意外的合适),又是初登T台,正靠闭眼缓解那份微小的忐忑。

 

等他走进秀场后这份惶然已经减少了很多,Uya和翻译正在和红发黑眼的工作人员对接流程。

他才得以审视整个装饰一新的秀场:

主办方花了半个月来改造原有的场地。他们放弃了传统的T台,而是采用更为蜿蜒的行道,像是迷宫般的林中小径。模特出场的地方布置成西西里梦幻般的密林,荆棘缠绕的玫瑰下埋着细小的彩灯,映出猫头鹰和狐狸的影子,毫无疑问,是绘本里童话故事神秘瑰丽的开场。

 

新晋的设计师是个留着长发的意大利男人,他看上去颇为焦躁,眉心有两道深深刻上的印子,一连串意大利语快速地从他嘴里蹦出来,弹舌音让人想起地中海的波浪。

 

灵超敏锐地察觉到了山雨欲来的兆头。趁翻译沟通的空档,他凑到Uya身边悄声问:“怎么了?”

 

“秀导好像出了什么问题……”

Uya的回答被一阵灯光开关声截断。场馆内大大小小的灯被渐次点亮,以测试最终的舞台效果。

灵超反射性地眨了下眼睛。

 

然后他听见了一声拖长的、带有明显意大利腔调的呼唤:

“Kwin——”

 

灵超几乎呼吸一窒。

他顺着呼声扭过头去,渐次亮起的场内灯光下,高挑男人逆着光,不急不缓地向出声的设计师走去。对方戴着眼镜,宽肩窄腰长腿每一寸的比例都是他记忆里熟悉的样子,衬衫衣角垂坠下来的布料随着步履间带起的风翻滚,每一步都像踩在他鼓噪的心跳上。

 

他居然还叫这个名字,他想。

 

秀场内嘈杂的人声瞬间被拉伸得变了调,每一声都像经历了时空回溯又倒流,直坠而落,在九月的米兰降下暴雨。

 

25岁的灵超站在原地,看着失落的青春向他走来。

 

 

 

-TBC-

 

 

应该是个中篇,老套的破镜应该会重圆梗。

更新比较不定,我完全没大纲,写到哪是哪吧()

秀场设计参考了2014杜嘉班纳秋冬大秀。那场主题很童话风,比较适合弟弟,T台设计很棒但是(大部分)模特台步我就不推荐了……洋哥身份还没出来,不过不是模特(x)

因为一直在写各种甜饼或者耍帅AU,我一直很想尝试一下情感比较丰富的文,加上一直喜欢现实向,所以动笔写了这一篇。说实话,现实向真的很难下笔,下不了手还考虑很多其他方面的东西,我自己也不知道最后的效果怎么样,所以还是求个评论w

PS.不写队友不是我对队友有意见!!是我觉得很难抓住岳岳和凡子的性格特质,而且这次更想专注在洋灵身上。

希望ONER大火!

 


评论(6)
热度(118)

© 鸩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