鸩鲤

窗外的暴雨阑珊|微博@-公子开鸩-

【洋灵】Mistletoe

卜要上升正主。

HP paro,蛇院学长X学弟。不开放转载

私设多,欧欧西,我就瞎嗑。




1.

灵超回到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时候,巨乌贼的阴影刚从隔开黑湖的透明墙壁上一掠而过。

 

他还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低年级小朋友的时候,总是喜欢站在那面墙前,指节哐哐哐地敲击着玻璃壁,震开彼端黑湖的一圈圈水波,引得洄游的鱼群四散奔逃,碰巧还能遇见格林迪洛和其他的水下魔法生物,和他仅仅一墙之隔,就是无可奈何。

寒冬时节的休息室总是弥漫着一股湿冷——这可能是斯莱特林将休息室建在湖底的唯一缺陷。

 

少年抢先占据了壁炉旁的一块茶几,在厚重的刺绣手工地毯上席地而坐,摊开魔药课本和羊皮纸,准备将没课的下午耗在两英尺长的论文上。

 

“所以说,你想好要邀请谁去圣诞舞会了吗?”紧随其后的扎克·汉米尔顿并没放过他,在他对面放下占卜课的茶杯,撑着脸望过来。

灵超头也不抬地在课本上勾重点的横线:“圣诞舞会而已,不去又不要紧。”

“你认真的吗灵超?三强争霸赛的舞会可不是每年都有的,正好赶上我们四年级,不去很浪费诶!”对方像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一样探过头来。

 

灵超“哦”了一声:“那你不如试试用你的茶叶渣子算算我该邀请谁。”

 

“不了,我想茶叶只能算出后天谁会从天文塔上掉下去。”汉米尔顿干脆地一口回绝,又不死心地开口:“总不可能没人邀请你吧?你又不是我们敬爱的主席。”

“?他是被选中的勇士,会找不到舞伴?”

“据说他好好打扮自己会把女伴衬得黯然失色,全校的女生哪个敢邀请他。”

 

休息室的一角霎时传来闷声的低笑。

灵超身后长沙发上有什么东西忽的蠕动了一下——汉米尔顿这才注意到长沙发上盖着条同色的绒毯,一颗浅色的脑袋从毯子里探出一点儿苗头,像是蝴蝶挣脱茧子一样,把自己从绒毯的裹挟里剥出来。

斯莱特林七年级的木子洋,显然是刚从午睡中醒来,双眼还眯着,茶金色的短发在脑后翘得乱七八糟,无处安放的长腿搭在扶手上。他从靠垫后摸出副金丝边眼镜架上鼻梁,慢条斯理地在衬衫外套上银绿边的制服长袍,懒洋洋地用无声咒安抚自己的发型,试图将自己从衣冠不整收拾成斯文败类。

 

汉米尔顿不易察觉地后退了一点,没人想在这人刚醒的时候去触他的霉头——所幸现在这家伙心情明显不错,翘着腿还分出一只手去拍灵超的肩膀。

“诶,小弟,圣诞舞会想好和谁去了吗?”

声音低却绵软,像是三把扫帚橡木酿的蜂蜜酒。

 

出乎意料的是,平常黏在他旁边的宝贝弟弟这次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回问了一句:“洋哥想好了?”

“当然。”对方笑眯眯地提起自己的书包,看上去是准备去上下午的高级变形术。

 

灵超迅速地扭回头,扮着鬼脸说:“我这么帅不可能没人邀请我的!洋哥还是去上你的课吧!”

小蛇演技不够到家,滑稽的表情掩盖不了真实的情绪——少年的眼睛里亮晶晶的,无意识地透出一股倔强的光。

木子洋的手按在他的发顶。

巧克力色的蓬松卷发,缓慢地晕染开冷厉的灰蓝。

 

 

2.

灵超和木子洋,还有拉文克劳的岳明辉、格兰芬多的卜凡,过去曾经生活在一个孤儿院。

他是三个人共同的小弟。

 

霍格沃茨校内没几人不知道他们四个。

这所古老的英国魔法学校里,近些年亚裔的数量逐步增加,今年其中一位甚至夺走了男生学生会主席这个最优秀的头衔。而他们四个即使混在这些亚裔学生之间,凭借人均六英尺以上的身高和横跨三个学院的亲密关系,也足够引人注目。

 

从孤儿院走出的混血,还恰好进入了斯莱特林学院——这剧本的走向实在太熟悉,木子洋刚入学的时候就有因此而生的流言,又因为他在某些课程上的天赋愈演愈烈,至今还没有完全平息。

他的长相本来就不温和,在校内除了同院的学生和两位兄弟以外也很少和其他人往来,像是蛰伏在地窖里、离群又充满危险性的蛇。

 

直到木子洋和岳明辉四年级、卜凡三年级那一年。

灵超入学。

清瘦秀气的小孩子在头顶分院帽喊出结果之后小跑着奔向斯莱特林长桌,他的兄长从座位上站起来以一个拥抱欢迎他,唇边挂着不加掩饰的笑容。

那时身高才到他胸口的小孩子,头发在全礼堂的注视下变成了亮眼的银色。

 

灵超是个易容马格斯。

被三个哥哥宠着长大的小孩子很快展现了他极高的变形术天赋和格外开朗的性格,他似乎天生就知道如何讨人喜爱,在四个学院之间窜来窜去,完全不像个把白眼翻上天的高傲斯莱特林——或许只有在从别人那里骗到钟爱的糖果的时候,才有一丝狡狯的本性在他身上显露出来。

 

而少年斯莱特林现在正顿住笔,一脸心不在焉地去啃羽毛笔的尖角。

“你觉得我洋哥会和谁去圣诞舞会?”

他语气轻松,仿佛只是随口一提。

 

对面的汉米尔顿显然是完美地领会了这个“随口一提”,笔都没停,沉浸在胡乱编造的占卜课作业里:“你问木子洋?谁知道,光我听说的就至少有三四个女生打算邀请他,其中还包括一个三年级的赫奇帕奇。”

他顿了一下:“虽然我觉得她们都没戏,木子洋看上去可没那么随便……我那天看到他在和德姆斯特朗的女生讲话。”

“谁?”

“德姆斯特朗里最漂亮的那个金发俄罗斯美女咯,还有谁。她身高足足有五英尺七,站在他身边刚刚好,又是个纯血……我觉得八成是她没错。”

 

汉米尔顿抬了下脑袋:“别啃羽毛笔啊这可不是你从蜂蜜公爵买回来的那根!所以你想好了吗,准备去休息室里的榭寄生下面随便找一个?”

灵超呵地冷笑了一声:

“我给你的占卜课作业提个建议。”

“?”

“写你圣诞节当晚会被榭寄生勒死,一定能得高分。”

 

 

3.

灵超把自己埋进寝室柔软的四柱大床里。

这其实是木子洋的寝室——他那一届正好多出一个人,正好独享一个单间的待遇。事实上,灵超怀疑就是因为没人和他同处一室,才没人知道斯莱特林出了名不好惹的某人,私底下是多么幼稚散漫。

当然,也没人得以领略他那糟糕的起床气。

 

他入学以后时常往木子洋寝室跑,以至于历来注重私密性的学院宿舍几乎为他网开一面。这张四柱床本来就会根据主人的成长改变长度,又因为他的到来加宽了一倍,正好够两个人躺下。

 

灵超从小和三位兄长一起长大。

他在三个人的庇护下长大,易容马格斯被控制得很好,只有情绪激动的时候会显露——但在霍格沃茨这并不是什么异类的特征,少年也尝试着逐步敞开心扉和他人交流,并收获了不同于一般斯莱特林的好人缘。

但只有在面对三个哥哥的时候,斯莱特林特质中强烈的领地意识才会不知不觉地迸发出来。

现在木子洋的寝室里堆着不少他的东西:《中级魔药学》的课本、龙卷风队风铃草色的徽章、牛奶糖味儿的墨水、一盒蜂蜜公爵的椰子球和血腥棒棒糖……

简直像是不知不觉中蚕食并霸占他人领地的狡黠行为。

 

灵超还记得他刚入学那天,木子洋从斯莱特林长桌上站起来欢迎他的样子。

之后岳岳告诉他三个人为他究竟会去哪个学院打了赌,最终木子洋从他们两人那里分别赢走了一块金加隆,站起来的时候都带着“志得意满的贪婪笑容”,十分令人作呕。

但他只记得那时候还并不怎么受欢迎的木子洋从斯莱特林长桌上站起来,向他张开双臂,银绿领子上考究的胸针熠熠闪光。

木子洋当时,笑得异常温柔,像是张开怀抱,等待他的降落。

他一直记了很久很久。

 

我喜欢岳叔,凡哥,洋哥。

我都喜欢。

但是对洋哥……

灵超抱着枕头翻了个身。木子洋对卫生环境的要求有一点挑剔,柔软大床上的被褥即使不是新换过的,依然干净整洁,只有一点点香调余味的残留。

是木子洋的味道。

……“喜欢”的含义可能不太一样。

 

 

4.

灵超在躲他。

木子洋能感受到:毕竟小弟最近作业都不在公共休息室他常待的那个角落写了,动不动就跑图书馆,更别提晚上来他寝室过夜。

小孩儿藏得好。

但他足够懂他。

 

“诶,你收敛一点儿啊。”

高级黑魔法防御术课上,岳明辉凑过来低声道。

呼神护卫这个咒语是N.E.W.Ts水平,练习足足三四个课时也不一定能让在场的七年级生全部掌握。岳明辉前年在就业咨询里跟院长说希望能进魔法部,目前被八张良好以上N.E.W.Ts证书的目标压得喘不过气,如今总算遇着个熟悉的咒语,才得空凑到木子洋身边就最近某些显而易见的问题提点建议。

 

“我怎么了?”木子洋懒洋洋地挥了下魔杖,杖尖流出几缕银白色的雾气。

岳明辉被这态度噎了一下:“别装不懂啊,小弟最近什么状态我都看出来了……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木子洋想起某个弟弟笑意盈满的眼睛,瞳孔里倔强的光,轻轻笑着在心里又念了一遍咒语。

银色的蟒蛇从他的杖尖滑出成形,灵活地在地板上逡巡一圈,又稳稳地盘在他脚边,看上去给自己划出了一圈领地,慵懒而危险。

“斯莱特林加二十分!”

他在教授的背景音下偏过头去,低声对四个人里的大哥说:

“放心吧,无论是我还是小弟……都有分寸。”

 

 

5.

圣诞节当晚。

舞会八点整在礼堂举行,七点半的时候有资格列席的同学已经换上了各式繁复的礼服长袍,从幽暗的地窖有序离开,挽着自己的舞伴前往装饰一新的大厅。

等到舞会开始之后,灵超才从自己的宿舍走出来。

 

他的礼服长袍款式并不复杂,颜色仿佛几天前崭新的初雪,饰品也少,只有一枚星蓝宝石的胸针和一对袖扣,看上去并不符合斯莱特林一贯的奢侈风格。短发是清冷的灰蓝色,看上去似乎对着镜子做了什么处理,让它们变得和整体造型相衬——易容马格斯在此时为他提供了很多便利。

斯莱特林寝室古老的走廊里也被圣诞饰物装点一新,灵超沿着楼梯向上走的时候,甚至还看见了从天花板上垂下的榭寄生。

——他在熟悉的走廊里,正好遇见木子洋。

 

木子洋这时候摘下了他的眼镜,头发也往脑后梳,让锋利冷硬的面部线条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他的礼服长袍似乎是脱凡成衣店的新款,倒是符合斯莱特林的一贯审美,庄重的黑色面料,边角处有暗纹,走起路来的时候像是流动的金色细砂。他的饰品显然要比灵超繁复,两只戒指、镂花细工的项链和宝石领针都带有鲜明的拜占庭特色,让他看上去像是尊比例完美、摆在麻瓜教堂里的大理石神像。

 

“洋哥。”

“小弟。”

两个人在狭窄昏暗的走廊里面对面,身侧的壁灯还闪着幽蓝色的照明火焰——这场景委实诡异了些,最终还是灵超没绷住,先开了口。

“别这样站走廊里,好像我俩要决斗一样,”他还是用缓和气氛的玩笑来开头,“所以洋哥想好的舞伴呢?”

依照木子洋的风度,绝不可能在舞会时迟到,更别提让对方久候。

“还是说……”

他试探着,自己都没察觉到地放轻了声音。

“……洋哥想要邀请的人是我吗?”

 

照明火焰映在他的眼睛里。

像是天文课的星象仪模型,从幽暗的银河里透出的一隙光亮。

 

木子洋“嗤”地笑出声来。

他轻轻撇了下魔杖,领口的金制纽扣旋转着变成了一朵白玫瑰花蕾。

 

“老岳还担心你担心得跑来问我,你这不是心里挺清楚吗。”

“你仔细看看,头顶是什么?”

从天花板上蜿蜒而下的青绿榭寄生,在魔法作用下,绽开了雪白的铃兰。

——灵超微微抬起头,正好迎上木子洋的吻。

“我等的一直都是你。”

 

等幸福到来。

等你长大。

 

 

-Fin-

 


 @凹桜 老师我的洋灵写完惹//w\\

PS.木子洋是故意在榭寄生下面等超鹅的,心机蛇(。)传说里榭寄生下接吻会得到幸福,而且不能拒绝。

白铃兰花语:幸福即将到来。


几个短小私设:

※灵超飞行课成绩很不错,也很有希望入选学院队。但飞天扫帚很贵(性能好的更贵),所以一直都属于借朋友的扫帚飞飞的状态。五年级的暑假其他三个已经毕业的哥哥合着给他买了扫帚作为O.W.Ls的礼物,六年级成功入选院队找球手。

※岳岳是唯一一个进了魔法部工作的人。木子洋在校期间有去做脱凡成衣店的长袍模特兼职(所以他生活水平还不错),老板有时候会送他礼服长袍什么的,毕业之后偶尔也会继续做兼职,但主业是古灵阁的解咒员。凡子毕业之后工作我还没想好(……)

※霍格沃茨对这种家境特殊的学生有奖学金√

 


评论(16)
热度(221)

© 鸩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