鸩鲤

窗外的暴雨阑珊|微博@-公子开鸩-

【雷凯|娱乐圈AU】Matched

雷狮X凯莉。

按个人喜好(看脸)拉的郎,BG,OOC。

第三人视角。《Sweet Secret》完售解禁,拿来混更hhhhhh

《I Do》同一背景的娱乐圈AU,时间线在几年后。

 

 


飞机渐渐下降,平稳地落在瓦茨拉夫哈维尔国际机场的跑道上。

从上海启程,中转维也纳,再到布拉格,足足14个小时的空中旅行。我和其他六位队友纷纷解开安全带、摘下眼罩、关闭平板,从行李架上抬下自己的背包时,正好看到前排的凯莉老师合上时尚杂志,起身的时候已经戴好了粉红色的墨镜。

机场照是偶像展现形象的重要一环——更何况我们没有人愿意素颜出现在镜头前,登机之前已经完成了整套look的选择,飞机上也会自行补妆,就连因为补眠弄乱的头发,也梳成了能够被媒体写作“慵懒美”而不是“邋遢”的弧度。

这次的行程本来就未曾特意遮掩,是来到布拉格拍摄新出道的第一支单曲MV,凯莉作为选秀的制作人导师陪同。来接机的粉丝自然比不上男团的拥堵密集,但也是足以让经纪公司满意的程度。

——只是,我从未曾想到,竟然能在这里看到雷狮。

 

作为一档网播女子偶像选秀节目,《FlareGirls》甫一播出,就受到了极大的瞩目。

国内的偶像团体中,男团韩风盛行,尚有生存空间,女团则大多在娱乐圈残酷的浪潮中销声匿迹。制作方看准了这个机会,无论是真心想添补这一空白,还是有心从巨大的商业利益中分一杯羹,都在阵容和宣发上下足了功夫。

其中,凯莉作为兼任主持的制作人代表,自然提供了更多的话题度。

她是国内女团时代出现的最大赢家,团内当之无愧的center,散团单飞后在娱乐圈扎根,人气不降反增,摸爬滚打十年,虽然争议不断(比如前后换的数任男友和最后的结婚对象),可她斩获的奖项和巨大的商业利益,让她早就不被局限在“偶像”的标签里,终获天后殊荣。

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是和百名练习生一起,她在主舞台展示了一段风格鲜明的voguing后,施施然落坐在导师席的正中央。拍摄暂停的时候,她把小礼帽摘下来梳起马尾,枯玫瑰色的唇釉,黑色小西装,眼下剪成星月的亮片粼粼闪烁,舞台灯光打下来,美得娇俏又威势逼人。

凯莉并不好应付。

按特长来算,我应该被分在vocal组。但选秀节目总不会规规矩矩地让每个人一直表演擅长的部分,打乱分配抽签时,我被分到凯莉作为导师的dancer组。

明面上,我们被禁止使用手机,但大家彼此心照不宣,会切小号在网上看节目相关的讨论。我无数次看到凯莉的配字表情包,看到剪辑,她的严格被作为话题,她的表演被作为标杆,仿佛在舞台上完美无缺。

她确实说过,在舞台上必须表现得完美无缺。

而我认为这句话的潜台词是,表现给观众的,都是假的。

——对,或许你会发现,我在以上的叙述中,并没有加上“老师”的尊称。

——因为我,是个隐藏的雷狮粉。

 

我喜欢雷狮。

那种感情和将偶像当成假想男友的感情不一样,是对目标的仰慕和憧憬。

这个男人年少时抛弃声名显赫的家族,同被家族否定的堂弟一起,从最下层的酒吧歌手和地下乐队开始,凭借自己的才华,走到如今摇滚乐坛顶端的位置。

我喜欢他的音乐和野心。若干年前的音乐节上,他和还未成型的海盗团让全场沸腾,而我是拿到他抛出去那条头巾的、幸运的粉丝。我收藏了他出道以来所有的单曲,甚至包括某些年代久远的酒吧live录像,拿来反复地听和看,甚至连报名经纪公司的选拔,都唱的是他曾经翻唱过的、最适合自己声线的一首歌。

可以说,我踏上这条路,雷狮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原因。

——所以我对凯莉的印象,真的非常微妙。

雷狮的私生活一直是媒体极为感兴趣的部分,光是我听到的消息,他前后就谈过不下七、八次恋爱,没放到明面上的床伴似乎也有,而且男女不忌。这个男人身上的浪漫因子不是为零,而是他对自由的追逐和野心明显压过了那一部分,所以我一直很难想象,雷狮和某个人真正作为某段关系的两方、稳定地连接起来。

或者说,谁都可以,凯莉不行。

我有多喜欢雷狮的真实和桀骜,就有多厌恶凯莉矫饰虚伪的面具。这女人是商业炒作和卖人设的行家,她清楚怎样表现会得到观众的喜爱,然后从中摘取适合自己形象的举动,恰到好处地展现到观众面前。更何况她在社交软件和采访里拿雷狮写通稿不是一天两天,青春期的时候我还会为这种倒贴手段,跑去匿名论坛真情实感地骂人。

所幸当时雷狮和凯莉公布恋情时,我已经脱离了愚蠢的青春期,并陷入了高强度的训练计划里,无暇顾及其他。

可纵使他们在公布恋情不到半年后火速结婚,我还是觉得这两个人,怎么看都不相配。

工作室的公关做得很好,加上雷狮有大量建立在音乐实力基础上的粉丝,少部分当成粉偶像的萝莉粉,都被“人家郎才女貌天生一对轮得到你们这些妖怪来反对”给喷了回去。

即使是这样,仍然有很多人跟我持相同的观点:婚后少有秀恩爱,吵架和冷战的传闻接连不断,结婚两年仍然没有孩子……甚至最早的婚礼都办得无声无息,要不是雷狮和家里关系依旧很差,八卦小报都能写出结婚是为了抢夺家业财产的之类的狗血情节。

微博上@今天雷狮和凯莉分手了吗的账号依然在更新,好像只要一天天地数着日子,账号上表露的愿望就会实现一般。

 

不过,“我是个雷狮粉”这件事,我并没有在节目中显露半分。

原因无他,《FlareGirls》的制作方和播出平台,两个热衷炒话题带流量的团队凑到一起,什么信息都能被别有用心地传递出去,不管最后的传播效果对当事人有什么影响。

——但我没能想到,同一件事,有人小心翼翼地隐瞒着,也有人大张旗鼓地宣扬出去。

赛程进入到60进40的时候,途中曝出负面新闻而没能获得观众支持的一位练习生,要求运用复活券和另一位battle。

她选的歌是雷狮的《focus》。

前奏的第一个音响起的时候,在场就有三台摄像机同时对准了评审席中心凯莉的表情,其中一个还拉近拍了个特写——准备充分得实在不像是突发情况。

我坐在评审席后阶梯型的练习生座位上,实在是难以看清凯莉的表情。

Battle结束的时候,导师判定,这位练习生出局。

其中,凯莉打出了全场最低的分数。

已然出局的练习生小姑娘噙着眼泪,用几乎是质问的语气,询问凯莉给她打最低分的原因。她这场化的妆较为清淡,眼泪垂在睫毛上,舞台灯光打下来有种赏心悦目的清透感,我几乎要认为这不是剧本、而真情实感地为她的演技鼓掌。

只是这话实在不算好接,以我这个粉丝的观点来说她唱的自然比不上雷狮十分之一,但凯莉并不能这么说,也不能直接谴责节目组恶劣的剧本……凯莉会怎么回答,我稳住表情,内心有些幸灾乐祸地期待着。

“因为你唱的不够好,也选错了歌。”

凯莉的语气显得气定神闲,一丝感到被冒犯的慌乱和愠怒都没有。

“这首歌虽然发得比较晚,但雷狮写它的时候还没进演艺圈,每天赶场累得要死要活。我知道你选了他最受欢迎的几首歌里,整体意思最正的那一首来唱……但是你把这首歌唱得软绵绵,除了技巧什么都没有唱出来,无论是情感还是信念。”

“说实话,你真的是粉吗?唱他的歌你还不够水准。”

 

那场节目录制结束之后,我发现有只耳坠可能是落在摄影棚里,原路折返回去找的时候,正好碰上凯莉和她经纪人在后台谈话。她刚换掉录制的装扮,咔嘣咔嘣地在啃棒棒糖,墨镜遮了大半张脸,肉粉色大衣里面却是单薄的衬衫裙,白净笔直的小腿暴露在后台的穿堂风里,也不觉得冷。

“这是你的错吧老骨头?这种明显就是冲着我来的低劣剧本,以你的经验居然没能拦下来,难道是故意的?”

“啊啊啊啊我错了凯莉小姐我立刻去找导演交涉……!!”

真少见,我第一次见对经纪人如此颐指气使的艺人……

“我既没有叫停拍摄,也做出了话题度足够的应对,扎扎实实扮了一回坏人,捞到更多好处就靠老骨头你啦!那么我的休假……啊,是你啊。”

我只好走近,恭恭敬敬地打了个招呼。

“说起来,其实我今天本来想说,她学雷狮唱歌还没你学得像……你才真的是雷狮的粉吧?”凯莉却没打算放过我,饶有兴致地凑近我说。

“虽然我唱歌经常被那家伙嘲讽,但好歹也受过训练,听过那么多次,总能听出点习惯。你唱低音的发声习惯和口型,跟雷狮超——级——像——!”

她的笃定和敏锐让我震惊。

我一直小心翼翼地隐瞒着的秘密,就这么简单地现于人前,还是被我最不愿面对的那个人亲自揭开。

“真是秘密被揭穿的表情呢……我说扮坏人和剧本的话,就麻烦你保密哦。”

“凯莉老师,为什么认为我会答应?”

“那还用问吗?你既然连发声习惯都会模仿,却又在节目里尽力避开,做到这个程度的雷狮粉,总不会和今天场上那个半吊子一样,愿意老实遵循节目组的台本吧?”

 

确实如此。

我和凯莉互相保守彼此的秘密,一直到这档节目落幕、我稳稳占据了出道位的一席。飞往布拉格拍摄第一支单曲MV,大概就是凯莉和我们这些出道练习生最后的联系了,娱乐圈的残酷规则让很多偶像团体出道即巅峰,而凯莉脱离这个节目之后,便不再是练习生的导师和前辈,而是永远在镜头中心受到瞩目的天后。

“Ray是特意来接您的吗,凯莉小姐?”我听见平台这边的负责人问她,“那这边接下来的行程……”

“他刚从蒙特卡罗看完F1,顺路过来探个班而已,”凯莉噙着笑,看上去心情不错,语气却礼貌得很,“后续行程不会有影响的,麻烦您了。”

我看到他站在vip通道的入口,绑着标志性的星星头巾,白卫衣牛仔裤,布拉格五月的阳光映在宽大的雷朋墨镜上。身后传来其他练习生和工作人员的私语,凯莉毫不在意地迎了上去。

当时我的心情,却出乎意料地平静。

我一直以来所抗拒的,终于在那天节目录制后的插曲中迎刃而解。所谓的“其他人都可以,而凯莉不行”,终究是种恐慌——

——那个女人,和他太过相像,又对他太过了解。

她以自己的生存方式活在舞台上,却在其他地方有种和那人相似的狡猾和野心,退让必须得到回报,付出就必须站在最中央。正是因为相似,所以相配;正是因为了解,所以相爱。

我自认为无人发现的、与偶像相似的小习惯,在她的眼中无处遁形,又被对方不经意间炫耀起他和她最亲近的距离来。

因为是最亲近的人,所以听过很多次。

因为是最亲近的人,所以了解他写歌的背景。

因为是最亲近的人,所以明白粉会下意识追寻的、属于他的骄傲。

因为……是爱的人,所以什么都知晓。

他和她本质上是同一种人,是世界上最相似的个体,在不断地磨合之中,终于确定了最契合的彼此。

 

“为什么特意跑过来,不是说好那不勒斯见?”

“没看到新闻吗,”男人自然地揽住她的肩膀,“我特地来嘲笑你,15号,你看好的那个,输了哦。”

“什么——?!”

我看着那两个人身高差明显的背影,无奈地笑着跟上队伍,像是在童话之都,为我青春无疾而终的倾慕画一个完满的句号。

——因为相似相爱,所以天生般配。

 

 

-Fin-


灵感来源,是,《创造101》……

写这篇东西的时候才播第一期,我当时还想着这节目看上去还不错可以搞一搞,看到现在,哦(……)

评论(1)
热度(85)

© 鸩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