鸩鲤

窗外的暴雨阑珊|微博@-公子开鸩-

【雷凯|西幻paro】暴风雨之夜

雷狮X凯莉。

常见的海盗和魔女,有私设。

按个人喜好(看脸)拉的郎,BG,OOC。不开放转载。

祝各位高考生收到最佳的成绩单哇!




漆黑的乌云将夜空遮了个密不透风,夏日的暴风雨和雷鸣电闪接踵而至。白日里平静的海面变得浑浊一片,墨色的浪潮汹涌地起伏,像是蓄足力量的火炮,誓要让每一艘航行其上的船只葬身海底。

这样凶险的、夜晚的海上,传来了火光和高声的欢呼。

是海盗在庆祝。

水手们在甲板上互相举杯,银质的杯盏中是泛着珠光色泽的暗红酒液。不少人唱起海上航行的歌谣,粗犷而深沉的调子回荡在广袤的大海上。不远处停着一艘珠光宝气的游轮,正在雨中的火光映照下,缓缓地沉入海底。

毫无疑问,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劫掠。

十几个衣着考究的男女被绑起来晾在一旁,充满恐惧地望着这场狂欢。

这时船舱的门被人推开,凛冽的海风卷着雨急不可耐地闯进去。男人逆着风走出来,白色衬衫一直开到胸口,腰带一侧别着刻有铭文的左轮和军刀,面对水手们纷纷举杯和高喊他的名字,懒洋洋地抬起手,将杯中的朗姆酒一饮而尽。

“雷狮船长——!”

活跃在浩瀚大海中,永不迷失的大羚角号。

和它的主人,雷狮海盗团。

 

探险寻宝、劫掠船只,骑士团和海军队们的眼中钉,大洋上驰骋的凶徒——其中最为出名的,便是雷狮麾下、大羚角号上的海盗团。

船长雷狮擅长火枪和剑术,即便是和最技艺精湛的贵族决斗也能不落下风;寡言的参谋卡米尔头脑精明,似乎修习了精灵和海妖的魔法;两位大副中一位是声名狼藉的诈骗师,一位是精于肉搏的前佣兵……其余的水手也都是胆大的亡命徒,汇聚在一起,便成了雷狮麾下最凶残强大的恶党。

今夜海盗团刚离开一艘贵族的游轮,珠宝和金条被放进仓库,等待靠岸后流入黑市;美酒倒进每位水手的酒壶,在甲板上开怀饮入喉中;身娇体弱的贵族们被捆成一串,只有赎金才能带来回家的希望;女人们瑟瑟发抖,不知道彼此谁会变成被水手挑中的可怜人,被强迫着度过春宵之后,在不久之后变成海上的泡沫。

海盗船上不准留女人——这是海上传下来的规矩。

可悲的俘虏们在众目睽睽下,一个个被拖进船舱下层,途中还要面对凶徒们的嘲笑。卡米尔用条红披风包住半个脸挡雨,站在一侧监督,手还按在腰间的枪套上,青蓝的眼瞳里冷酷无波。

“等等。”

是雷狮的声音。

男人随手将酒杯甩向身后,走过来的时候一只手里还玩着小刀。暴风雨明明未曾停歇,大羚角号却仿佛行在平和的海上,他走到发抖的俘虏们面前,手起刀落割断了一个人腕上的绳子,掐着对方的下巴提了出来。

那是个很娇小的女人,个头刚及雷狮裸//露的锁骨。丝缎的桃红舞裙和黑发一起被雨淋得湿透,在皮肤上黏成紧密的一层,劣质的口脂也被雨水在唇瓣周围渍出外溢的一圈樱色——这毫无疑问是个舞女,柔柔弱弱,似乎在因为恐惧而发抖。

浸湿的长裙勾勒出她的腰线,身材平平无奇,再联系她的身高一比,像是没有发//育的小女孩。唯二值得称道的恐怕是如此狼狈情境下仍然姣好的容貌,和眼底那片绚烂、大海般的蓝色。

雷狮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伸出的手带着某种狎//昵意味,抹开了她嘴角溢出的唇妆。

——然后他低下头,理所当然又强硬地吻了上去。

狂欢的水手们立刻爆发出喝彩和起哄,不远处坐在酒桶上擦刀的佩利还吹了声口哨,一旁的帕洛斯饶有兴致地伸着脖子望过来。卡米尔的一声“大哥”闷在裹脸的披风下,意味不明地像是提醒,又似乎仅仅是在等待他下一步的指示。

“把这女人带到我那里去。”

分开之后,他一抹嘴唇笑了,随手往后一指。

 

等到后半夜,暴风雨已经渐渐平息,不少水手结束了庆祝,纷纷回到自己的床上。雷狮走向自己的舱室,他喝了不少酒,浸湿的衬衫和外套上纠缠着雨水和朗姆酒的味道。推开门时室内没有亮灯,唯一的光源只有他手中的提灯,被拖进来的女人坐在床脚,听到开门声猛然一缩,就如同之前的那些一样无趣。

他向前迈出几步。女人薄纱的舞裙裙摆被暴雨打皱,层层叠叠地堆在一起,像是海面上起伏的波浪,等待海盗将其撕碎,露出其下深藏的宝藏。

“他们没把你带去洗洗吗?”

海盗从嗓子里哼出一声低沉的笑,搂着对方纤细的腰肢往身侧的床垫里就势一滚。那张古董床似乎是某次寻宝的战利品,床角的实木还镂刻出了精美的花纹,若不是舱室内壁悬挂着弯刀和鲸齿,简直像是某位贵族的卧房。

寝被和床单立刻被未干的舞裙晕湿了一片,怀里的女人僵硬得像个人偶娃娃。他的手环着舞女,绕到她腰后的长发下去摸索长裙的拉锁——

——下一秒,某种冰冷的锐器就抵上了他的颈侧。

雷狮却不顾这明晃晃针对性命的威胁,反而低声笑了出来。

“终于不再假装了?——”

床上的两人姿势极尽暧//昧,她被圈在他的怀里,他的头贴在她的颈窝,似乎要向上去吻她的耳垂——而冰冷的锐器贴着他的脖颈,他手中的枪口也抵住了女人的后腰。

此时乌云渐散,海上的明月轻纱般的月光,透过舱室狭小的窗格倾泻进来。方才瑟缩僵硬的舞女就像终于撕下了胆小畏缩的假面,鲜活的脸上露出狡黠诡艳的笑容,眼底那片海中风暴乍起。

“——‘魔女’凯莉。”

 

如同雷狮是各国海军队通缉令上的榜首一样,凯莉也是教廷黑名单上的常客。这女人是教廷的死敌,连一个红衣主教都折在她手上,但偏偏她黑魔法造诣很高,人又圆滑,和好几家势大的贵族有所牵扯,让教廷的追捕处处掣肘。

“你的‘星月刃’呢?”

雷狮极为悠闲地把扫了一眼紧贴他脖颈的锐器——一把短小的银质匕首。

星月刃是样极为锋利、可以自由变换的炼金制品,在魔女的传说中和她形影不离。这柄匕首虽然价值不菲,其上还刻有诅咒符文,但终究是比不上由特殊矿藏炼制出的星月刃趁手。

“想杀我,就凭一柄破匕首可不够。”

“阁下一开始就发现是我了吗?”

“毕竟我的船上不需要多余的人员损耗,”雷狮的枪口威胁性地上移了一寸,“你偷偷潜入大羚角号,目的是什么?”

“船长真是误会我了——明明是你们洗劫了科赛伦侯爵的游艇,怎么能怪到本小姐的身上来呢?”凯莉咯咯笑着,“雷狮船长要是方便的话,肯让我搭个顺风船就最好不过了。”

“卢克韦德·冯·科赛伦?”

雷狮挑了下眉毛,不屑地哂笑:“那个靠主教支持才能站稳脚跟的老色胚,他可没什么价值……哦,我想起来了,你想从他手上得到‘收藏馆’的钥匙?”

凯莉没急着否认这句话,她低下脸极为专注地盯着雷狮的眼睛,唇角漾开一抹微笑:

“雷狮船长,愿意和我做个交易吗?”

“您载我回都罗海港,我去教廷的‘收藏馆’中盗走我需要的东西,同时,破坏西大陆黛赫斯德宫的授勋仪式。”

对于一般民众来说,黛赫斯德宫的授勋仪式让不常露面的王室和教廷齐聚一堂,还有花车游行和表演,是西大陆最广阔的帝国五年一次的盛会。但实际上,内在隐含的是教权和王权延续多年的争夺传统,每年的授勋仪式都在暗流汹涌中度过。

这一切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雷狮的目光骤然冰冷起来。

“毕竟今年的黛赫斯德宫,举行的是帝国大皇子骑士的授勋仪式啊。”

凯莉没在意他的神色,笑意盈盈地说了下去。

“我说得对吗……雷狮殿下?”

 

海盗团声名狼藉的团长,曾经是帝国尊贵的三殿下。这一事实因为王室的极力遮掩,知道内情的人并不多,但总的来说,也少有人在雷狮面前提起他过去的身份。

“事实上,我那愚蠢的大哥所看重的仪式会遭遇什么,我根本没有兴趣。”

“这反倒意味着,以破坏授勋仪式为代价同时受到王室和教廷双方的通缉……你跟其他人的交易内容,一定重要到你需要牺牲这些来完成,‘魔女’,”雷狮低声笑了,“‘收藏馆’里有为授勋准备的圣水,听说……你和深山里腐朽的黑暗生物联系紧密?”

凯莉的眸光冷了下来。

对面海盗船长的目光在她面上逡巡,尖锐得像是盯住猎物的白鲨,有种志在必得的狂妄傲气。

她暗暗捏紧匕首的同时,却感到抵在腰后的枪管放松下来。能喷出威力极大子弹的冰冷凶器,沿着她的腰线一侧游走开来,放弃了对她的要挟。

“交易成立。”雷狮简短地说。

“但是等船靠岸之后,我要跟你一起去‘收藏馆’——那里也有我想要的东西。”

“我的荣幸,阁下。”无论凯莉心里如何猜测这人的动机,都没在表面上显现出来。她将匕首从对方颈边移开,抬起腿将自己从这个尴尬的姿势中解放出来后,就势滑进这张宽大的古董床里侧。

卸下枪套的海盗船长看到这一幕,侧过头勾起了唇角:

“喂,你看上去毫无自觉啊,我可没说过放弃原本的想法啊?”

“啊,是这样吗——”凯莉毫无意义地拖了个软软的长音,在床的一侧翻了个身,面对雷狮的时候手中有银光一闪,“不好意思了尊贵的殿下,我可暂时没那个意愿,如果不介意给您脸上添个海盗的勋章的话,请便吧。”

雷狮低低地笑了出来。

声名狼藉的海盗团长解开衬衫的纽扣,赤//裸的半身背后有深浅不一的伤痕。他在床的另一边躺下,枕边一侧是对方海藻般的长发。

“等着我夺下匕首的那一天吧,‘魔女’。”

“您尽管来试。”

——海夜的暴风雨,为他带来了宝藏和奇迹。

 

 

-Fin-

 

PS.其实跨坐的那个片段里雷总ying了(。)


第二天起来遇见凯佬从雷狮房间里出来的帕洛斯:???说好的不留女人呢???

凯佬:魔女的诅咒,你不懂☆



以下是这次人设↓

雷狮,西大陆帝国王室的三皇子,目前正处于逃家状态,是海域闻风丧胆的雷狮海盗团船长,驰骋在暴风雨之夜的凶徒,被海军队通//缉中。热爱自由,桀骜不驯,有领导才能,非常擅长火枪和剑术。

凯莉,上了教团黑名单的魔女,长相貌美,精通魔法擅长乔装,游荡在大陆没有固定的居所,似乎和吸血鬼伯爵有私交。

卡米尔,西大陆帝国王室禁忌的私生子,雷狮的异母弟弟,有一半的塞壬血统(这部分血统是海盗团在海上无往不利的关键)。寡言少语但心思缜密,海盗团的军师,有学习部分魔法和精灵语。

安迷修,东大陆玫瑰十字骑士团的团长,剑术卓绝,师父是大陆的上任剑帝。和雷狮非常不对盘,在海盗团经过他管辖范围的时候双方互有伤亡。

格瑞,东西大陆交界处深山古堡中的吸血鬼伯爵,500岁,不畏惧阳光(但是教团的银质子弹对他有一定的杀伤力),雷狮说的和凯莉联系紧密的黑暗生物就是指格瑞。

嘉德罗斯,狼人部族新的首领,五百年来最为强大的狼人幼崽。

金的设定暂时没想好,只确定是教廷方面的人(很可能是主教候选人或者圣子之类的身份),秋姐可能是魔女。


评论(5)
热度(68)

© 鸩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