鸩鲤

窗外的暴雨阑珊|微博@-公子开鸩-

【再见2016】年终总结




1、截取你今年最喜欢的一段开头

公子开明死了。

死在上官鸿信的面前。

魔世的策君倒下的时候,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愕,好像早已明白这已经是一个让他不得不死的杀局。

上官鸿信和他站的很近。鲜血不停地从断云石造成的伤口中涌出来,魔烟金的瞳色渐渐暗下去,但似乎有某种亮晶晶的东西,在他的眼底无休无止地灼烧。

他面对着雁王,扯动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

——策雁·沉沦海

 

2、截取你今年最喜欢的一段结尾

他眼前又浮现了,少女眸中闪烁的光斑。

——那是温柔又夺目的,他最深爱的,希望的光辉。

与阴暗低劣的自己格格不入,却又像燃烧的烛火一样,吸引着他像飞蛾一样靠近。

少年站在街道中央。他知晓自己接下来的目的地将在何处,他最厌恶的那位“绝望”策划已久的游戏即将召开,他理应和那些久违的“同伴”会合,一起前往希望之峰等待游戏的终局。在此之前,他向这座城市,向偶遇的少女做了一个告别:

“愿你希望的光辉永远不灭,七海小姐。”

——而我,将会成为最深的绝望,最耀眼的希望的垫脚石——

狛枝凪斗扔掉那柄破旧的雨伞,朝与七海千秋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

——狛七·An ordinary afternoon

 

3、截取你今年最喜欢的部分

我并没有输…上官鸿信。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好倒在雁王的耳边,就像他们过去无数次言语交锋的场景,像情人间耳鬓厮磨般缱绻,出口的话语却是任何利刃都不及的锋锐。

最后一缕游丝般的气声,他说的比之前的任何布局,都要笃定,都要决绝。

公子开明正好靠在上官鸿信的肩膀上。

那只簪子从他繁琐的发髻上滑落下去,终于为这么多次相争,做了一个了结。

而上官鸿信站在原地,久久都没有其他动作。公子开明的尸体靠在他的肩膀上,还是那个暧昧的姿势,看背影恍若一对相依的爱侣。

——太荒诞了。

——策雁·沉沦海

 

4、截取你今年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你错过了花期。”

温皇抬头的神情有短暂的错愕,但他很快再度低下头去,嘴唇贴上那处被他划开的小伤口。赤羽感觉那点微小的刺痛被唇舌包围,唇是冰凉的,舌又是温热的,温皇扣着他手腕带来的痒不但没有停止,反而随着吮吸的动作逐渐扩散开来。

他拔蛊的动作很快,唇舌温凉的触感只停留了一瞬,就见对方又抬头直起身子看向他。

“我确实错过了花期。

——但是好在没有错过你啊,赤羽。”

温皇拿绷带包扎他的伤口,他看到他黑色的眼睛在室内昏暗的灯光下亮得极不寻常。他凑过来,这次温凉的触感落在他的唇上。

——温赤·思佳客

 

5、截取你今年最喜欢的人物描写部分

她曾经在羽国管辖内的黑市赛车场远远见过一次公子开明。这个地下王国的各种不合法的生意利润被几大势力瓜分,黑市赛车是其中之一。对方被一群长腿妹子簇拥着,最终牵着一个染了红发的漂亮女人坐进了他的副驾驶座。开赛前他站在经过改装的、漆得墨黑的赛车面前,看见那场比赛的对手冲他比了一个中指。

他看上去与其他飙车的享受者和凶徒没有区别,享受竞逐和刺激,簇拥与喧嚣。

那场比赛的结果是公子开明赢了。

——但是他要了对手的一根手指。

这个睚眦必报的疯子。

——藏心者G·金眼睛三人组·凛冬

 

6、截取你今年最喜欢的环境描写部分

“耶,军师大人,唤温皇何事呢?”

是庄生的蝴蝶带我走入梦中,还是梦中的蝴蝶现身尘世了呢?

这时乌云渐渐遮住了头顶月轮,郁积数天的湿气终于化作雨滴自天空滚落。步入庭中的男人走出屋檐,他没有带伞,摇着羽扇,雨水从他的黑发上滚落,打湿孔雀蓝的衣摆,带出一点熏染的沉香。

“神蛊温皇……”

他看着男人踏过庭中的阵法,向着回廊款步而来,也不抬扇遮挡,任凭渐大的雨势浇得衣衫浸透。温皇开口,是同方才相同的问句:“赤羽大人,唤吾何事呢?”

——温赤·思佳客

 

7、接吻与H

公子开明闻言,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他用魔杖指了指上官鸿信的头顶。上官鸿信抬眼看过去,亭子的顶端垂下茂盛青翠的绿色植物。

“这里有榭寄生。”

他凑过去吻上官鸿信的嘴唇,舌头灵活地撬开唇齿探入。这个吻太炽热,如同对方魔杖尖端迸发的火焰一般要将他冰凉的嘴唇点燃。上官鸿信回应这个吻的时候同样凶狠,仿佛不是在回应对方的爱意,而是在反击宿敌的挑衅。这场唇舌间激烈又缠绵的博弈让周遭的空气迅速升温,以至于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亭外开始落雪,十二点的钟声响了最后最荡气回肠的一下。仿佛时间倒退回两年前的那个圣诞,他们在榭寄生下接吻,永远不会分别的祝福在他们所在的城堡角落悄然生根。

然而世上并没有什么能许诺永远。

——魔法尚且不能,何况一个关于祝福的传说。

他们的钟声的余音里分开。公子开明看到上官鸿信烟金色的眼睛旁边有一抹浅浅的红,风卷着雪花落在他的睫毛和长袍上。他挥了挥魔杖在空中点起一簇金红色的火苗,又上前一步想替对方拂去肩头的雪花。

——策雁·The love beyond redemption


H是什么我不知道

 

8、截取你觉得槽点最满意的部分

“所以你真的不准备参加三强争霸赛?”上官鸿信一边慢条斯理地往他的吐司上涂抹黄油,一边冲着对面的凰后问道,“我以为你至少会想在圣诞舞会上开舞。”

女生学生会主席给自己倒了杯咖啡:“你说的没错,但是你觉得除了我你还能邀请霍格沃茨的谁做舞伴呢,傻傻地望着你的低年级小甜心吗?”

“好吧,能够邀请到姨妈当舞伴是我的荣幸。”他假笑着说。

凰后还想再讽刺一句什么,但是这时猫头鹰群已经飞进了礼堂。一只谷仓猫头鹰在他们面前砸下一个不小的箱子,要不是两人的漂浮咒出手及时,箱子可能已经带翻了罗列蛋糕的托盘。

他确信听到凰后低声骂了一句脏话:“见鬼,如果里面的瓶瓶罐罐真的碎了,我一定要投诉韦斯莱笑话商店。”

“你邮购了什么?”

“迷情剂。”凰后小心翼翼地挥动魔杖让箱子平稳降落在身侧的空位子上,简短地回答了他的疑问。

“哦,现在我知道你对于我只能邀请你的自信是从何而来了。”上官鸿信语气不明地停顿了一秒,展开预言家日报挡住了凰后的眼刀。

——策雁·The love beyond redemption·没写完的(3)

 

9、未来希望写出什么样的作品?

希望能写出(起码看起来)有智商的智斗和自己看第二遍不会觉得哈子卡西的文……吧。

哦,还有车。



没想到我今年有这么多字都贡献给了策雁XD

明年应该会继续写策雁,然后想写的有赤安、双黑、FGO和HP相关,想写侠客(哭),可能会写点全职的BGww

最后感谢网易爸爸送我的新年礼物!

评论(2)
热度(1)

© 鸩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