鸩鲤

窗外的暴雨阑珊|微博@-公子开鸩-

晚上音乐节草地都被雨水踏得湿软泥泞,我套了两层鞋套举步维艰,缩在机器人酒吧旁边黄色棚子里,顶着主编的夺命call开电脑码稿子。
出来就听到陈粒开嗓,小半一出来我又不知道被什么击中了。回程时同行人说她现场唱得不好,但有时候情感倒真的跟歌曲无关。
晚上折腾换房间,打开阳台门是西溪漆黑的湖景。被静谧拥抱然后意识到,这是大李最喜欢的杭州呀。

评论
热度(9)

© 鸩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