鸩鲤

窗外的暴雨阑珊|微博@-公子开鸩-

【也青】凡人欢喜

一人之下原作背景。

王也X诸葛青。

行者们途中的平常故事。




王也徐徐吐出一口气。

他和诸葛青这趟旅途,天南海北,走走停停。他早说要试着做一个行者,去红尘里走一遭,随心而起,随性而至。

他们从平坦的江汉平原进入鄂西北的山区时,动车外的光线随隧道长短变幻,一明一暗。车厢里并不算安静,忙碌的生意人操着一口郧阳味儿的普通话,对着电话那头讨价还价;家长安抚着两三岁的孩子,点开平板播放动画片的时候不插耳机,小猪佩奇的声音从后半节车厢飘过来;前座的小姑娘睡得头歪在窗户上,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来,前奏还以为是某首有名的粤语歌,待女声响起来,才发现是填词翻唱的国语。

那首《山城》唱了两句,靠在窗户边的诸葛青突然扭过脑袋。精致如这厮戴着蒸汽眼罩(还硬塞了一个在王也包里),这时候摘下来,两只眼又弯成了两湖月牙。

不如我们在十堰下车?

好啊,王也应道。

 

这座城市于他而言,不算熟悉,也不是太陌生。

几年前他提着轻飘飘的行李,从这里踏上前往武当山的路;一年前他前往罗天大醮,也是坐了几个小时的大巴,从这个狭小的火车站登上去龙虎山的火车。

到站的时候,广播里温和的女声一遍遍地介绍这座山城。

问道武当山,养生太极湖……

怎么这么多年了也不换套词儿啊,王也嘟囔了一句。

他们随着人潮向外走。火车站不大,从空旷的站台到出站口只有一个地下道的距离。信号只有可怜的一格,诸葛青打开手机找信号时原地转了一圈,动作行云流水,让人几乎要怀疑他是不是偷偷踏了什么奇门步法。

山人这是又想找什么乐子啊?

他在武当山住了这么些年,飘在云端上俯瞰人间的欢喜,不曾去红尘里滚上一遭,直到龙虎山这一行,才让他与世俗沾了点联系。如今超脱的道士启程做个行者,偏偏被某只狐狸带回这里——于情于理他都不好再回山,诸葛青自然也明白,搞不懂这厮又想到哪一出。

诸葛青竖起一根手指在唇间,神神叨叨地说。

我这不是,让道士下山嘛。

 

他们随意找了家酒店下榻,安顿好行李之后,便随意沿路逛游。刚下过雨,空气中的湿气还没散,天色暗沉,白苍苍一片,宽阔的街道两旁的行道树都看起来单调无味。压马路走了十几分钟,便生了倦意。

好无聊啊……

在北京你都嫌没夜生活,小城市哪有什么好玩儿的。

小城市自有方圆,哪可能走了半天,连个稍微有人气儿的地方都没见着。

你这儿化音跟谁学的的……

诸葛青的胳膊勾上他的肩膀。老司机指个路?

说是让道士下山,怎么还让道士指路啊?嘴上这么说,王也带着他又往前走了一段,拐进路对面的岔道,是一个不算宽阔的入口。

学校?

进入校内是一段平缓的下坡路,独立的高三部教学楼已经亮了灯,被灯光切割成几十个明亮整齐的窗口。周五不上下午最后一节课,打扫卫生之后到晚自习的间隙都是自由的,不远处的篮球场上还有喧闹的人声。

老王,你不至于因为我想说找点人气儿,就带我来学校受个教育吧。

得了吧,这位染蓝头发的小哥,你想踏进教学区,保安充着你这头发就得拦下来。

诸葛青笑了,半斤八两就别光笑话我啦,这位同学头发怎么能留这么长呢——

——道长?

出声的是个从高三教学区走出来的少年,寸头眼镜,抱着个文件夹,瘦高身材笼在一身宽大的黑白校服里,标准得让诸葛青都想给王也递个眼色说这才是不会被保安拦下的学生典范。他把胳膊从王也的肩膀上撤下去,抄在口袋里,颇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位认出王也的“故人”。

王也想了会,才把这少年从稀薄的记忆里揪出来:

你是三年前来武当山上香的那个?

这所高中的高三部是完全独立开的,少年要去高一高二那边老师的办公室送点材料,王也和诸葛青悠悠地跟在后头。路的另一边就是校内的矮山,郁郁葱葱地植了树和灌木,他们绕过操场和体育馆,一路闲聊的过程里,天色一点一点暗下来,柔软的枝条从高处垂下来,在昏黄的路灯下,和林木密集的影子交融在一起。

少年所在的初中每年四月会有春游,而初三的传统是去武当山上柱香,为中考祈个愿。王也在武当山上待了几年,对山下人上山来的这种世俗活动早就习以为常。他那天提着保温桶去给师叔送饭,才会遇见这少年,聊了几句话。

道长为啥下山呢?

道士也能还俗啊,就下山了呗。王也懒懒地说,显然是对还俗因由不想多提——尤其是其中一个由因此刻还正大刺刺地站在他身边。

我记得你上武当山的时候是初三……

我复读了。少年低声说。

王也记得当时他神采飞扬,对中考信心十足,想来是个成绩十分优异的学生。

去年高考分数出来的时候,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更别提爸妈和老师了,少年苦笑着说。那个成绩离他理想的那所学校实在太远,中间横亘的沟壑难以跨越,要么沉寂一年再战高考,要么苦读四年等考研翻身。

王也保持了沉默——他从未感受过类似的烦恼,只在龙虎山之行前夜孤注一掷的问天后,有一些类似的煎熬。然而少年大抵是不会经历类似尖锐的抉择的,升学和重头再来的选项,足够普通人辗转反侧、犹豫踌躇了。

反倒是诸葛青问了他,觉得后悔吗?

我没想过如果当时选了升学,现在是什么样,少年答得一反常态。选了就是选了,哪有后悔的余地,况且我尽了能尽的人事,总不会比上次还要点背吧。

诸葛青闻言又去看了眼王也,恰巧对方也正望过来,这一对视就带了点说不清的意思。

高一部的门口,他们和少年分别。诸葛青走在王也身侧,顺着下坡往校门走,停住脚步时开口,我明白你为什么要带我往这儿来了。

出了校门是个极陡的下坡路,尽头是条步行街,此时夜幕将至,整条街都被灯海点亮,传来喧闹的人声。而回过头的校门,在这条陡坡的尽头,闹中取了一隅静,正好构成一处鲜活人间。

少年方才听说他们仍然肚腹空空,给他们指了几家有名的小吃。两个人顺着他的推荐,在半路老院子门口的小摊上买了肉夹馍,先啃了垫垫肚子。

再往下走就进了步行街,服装店吵闹的促销喊话,神农架烤洋芋滋滋的奇妙香味,夜幕下明亮炫目的灯光,在外乡人的感官中接踵而来。等到真正坐进少年推荐的小店,三合汤和珍珠薄叶面端上桌子的时候,诸葛青问他:

你后悔吗?

王也沉默,叹了口气说,我现在倒是有点后悔。

——郧阳地区口味重,两碗特色面食的汤上,都飘着一层颜色鲜亮的红油。

诸葛青忍不住笑出声来。

 

灌了两瓶店里的矿泉水,两人还是把那两大碗特色面食吃完了。等到晚上他们回到酒店,王也洗了个澡出来,看到诸葛青T恤短裤一身轻松,盘腿坐在床上,朝他勾勾指头。

你又算了吧?这厮那点儿探究心又在作祟了,王也了然地走过去。

嘿嘿,那小孩儿权重又不高,内景里这结果一下子就戳破了。

看他这一脸轻松,王也便大概知道结果了。他凑过去,诸葛青两根手指把他明显上扬的唇角继续向上扯,笑着在他耳边低声道:

至于下山,王道长也不用后悔了,再没后悔的机会啦。

 

——这便是人间的欢喜了。

 

 

-Fin-


 

终于写完了!

本来只是想写写也青去吃十堰特产三合汤(一种加了牛肉饺子的面食)的,结果加了这么多内容()好不容易有个写同人的时候不用查地方资料的设定,所以我疯狂往里夹背景私货……顺着他俩走的这段路回顾了很多地方,爽XD

灵感来自余半声《山城》:

“少年与我 山长水阔 

食色本性暮色唱赞歌”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啦❤


评论(3)
热度(82)

© 鸩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