鸩鲤

窗外的暴雨阑珊|微博@-公子开鸩-

【执离】离歌新阙(上)

接第二季剧情。不开放转载

很早打的大纲,一月写了半章,现在放出来XD

※黑明预警




1.

 

骆珉走出宫门时,已是暮色西沉。

偌大的王城渐次点亮起一盏一盏的宫灯,宫人们拍成列垂首而过,静默得像水墨晕染的幽暗影子。墨鸦略过绚烂的霞光和雕琢彩绘的屋瓦,拖着嘲哳的长音,平白为盛大而壮丽的王城笼上了一层苍凉的雾霭。

定州城地处北域,如今深冬时节,凛冽的朔风让人想起战场上刀尖闪烁的寒芒,刮在脸上是刺骨的冷。

他是天权朝堂第一等的权臣,裹着厚重的大氅,出宫路上还有提灯的侍从和挎刀的武卫相送。这大氅是王上赏赐下来的,念在他天枢旧国出身,用特产的白鹳羽装饰领口,既华美又温暖,是对旧国重臣的莫大恩典。

毕竟中原关内的茫茫疆土,已经尽数握在的今上的手中。



※后文点这里※

 

 

-TBC-



好久不见!(x)

这是我很久以前就想写的梗了,今天天气比较好,把它从发霉的文件夹里拿出来遛遛……前段时间在赶CP的稿子(加上沉迷P5的实况),所以一直没怎么写其他的东西,Knaves我有在写的!真的!

…………………………终于发出来了LOFntm倒是告诉我敏感词是什么啊!!!我车还没开始开呢!!!!

评论(26)
热度(105)

© 鸩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