鸩鲤

窗外的暴雨阑珊|微博@-公子开鸩-

【刺客列传】Knaves(十一·下)

黑道paro。除亲友外不开放转载。

主执离,切黑明X切黑离,ooc,我流大佬包养金丝雀画风。

内含仲孟,钤光(裘光过去时),不带双白玩,含第二季部分人物,只保证执离HE。

本章有一句话的仲孟。

前文→(十一·上)

BGM:




一个家族建立起来,可能需要度过数载光阴。

而天璇走向覆灭,也不过短短半年。

随着家主死亡,曾经均天最为庞大的家族,已经彻底走向了末路。他颇为可观的遗产,成了大小势力竞相争抢的对象。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跟慕容离没什么关系了。

家仇已报,剩下的非他所求,更何况那些本就是最初交易中许诺给执明的利益。那天傍晚他直接回了执公馆,老宅里自有执明的下属善后,无需他担忧。

庚辰把他送回来,见他神思恍惚,而且没有后续命令,就兀自驾车离开了。

慕容离洗了个澡出来,身上的血腥气都已经混进水流中被冲走。刚才上楼之前,他就顺手从执明的酒柜里拿了瓶红酒,此时小桌上摆着两个高脚杯,他想了想,还是只倒了一杯端在手里。

厚重名贵的窗幔打开了一半,落地窗上映着他的脸,和窗外无星的夜空。沉沉的乌云压下来,看上去又是一场秋雨的前兆。

公孙钤是他的朋友——在这个污浊的地下世界里,本就难以找到这样的友人。无论他最初与对方相交是不是别有用心,最终还有这么一点友谊存在。

所以他没有杀公孙钤。

仲堃仪不可能杀公孙钤,其他的小家族更无这样的魄力,剩下的便只有遖宿和天权。公孙钤被狙击之前说,把他带到天璇老宅是自己的意思,便就把答案指向了一个方向——

——是执明。

室内的空调温度正好,他穿一件真丝睡袍,忽然才惊觉夜凉。

想到执明,慕容离唇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他本来并没有必要,再回到执公馆。

执明和他的交易,只到天璇覆灭为止,从今往后他再也没有必要扮演天权家主乖巧的情人,也无须再做他枕边的床伴。“慕容离”这个身份今后不会继续存在,他本可以一走了之。

但他现在仍然在执明的卧室里,甚至还留了一个给对方的高脚杯。

这不是他第一次察觉到自己的真心——早在这三年光阴里,他就明白自己搅进的这个局,已经不是单纯的权色交易了。

可是执明把这看作什么,他不得而知,也不敢奢望。

在那人的眼里,他究竟是一时兴起得到的玩具,还是手里最锋利的刀,甚至是扎根在天权权力网络里、他必须除掉的阻碍呢?

他回到公馆,或许就是在等一个答案。

——可是执明一夜未归。

慕容离的酒量很好,独自喝了半瓶就把酒杯放回原处,钻进大床的薄被下熄了灯。偌大的执公馆空荡静寂,虽然思绪一团乱麻,但他在酒精作用下很快入眠,从而错过了手机屏上方夜一闪而过的消息。

【遖宿家主遭遇车祸重伤,还在抢救。】

 

对于均天的地下世界来说,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零点已过,某些家族的总部依然灯火通明。

执明刚结束一场会议,边揉着太阳穴边踏进自己的办公室,接过莫澜递上来的咖啡喝了一口,整个人陷进宽大的真皮沙发里。

天权的大楼从十六层往上都亮着灯。天璇那么大的一块蛋糕,要保证天权是吃到最多的那一家,亟待解决的问题黑白两道都少不了,核心部门自然也要跟着一起加班。刚结束的那场会议聚齐了天权所有高层,执明抛出的战利品收割方案极尽详细,一看便是谋划已久,对这个局面毫不意外。

大方向定下,执明好说歹说劝了翁彤回去休息,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处理桌上厚厚一叠需要他签字的文件。

“遖宿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抢救回来了,不过人在重症监护室,还没脱离危险期。”莫澜站在桌前替他整理文件,“毓骁过去赶去医院了,下边的人有遖宿的太师约束着,暂时没出什么乱子。”

“没出乱子,也没心思争天璇的战利品了。现在看来,他没死反倒更好一些。”执明笑了笑。

毓埥如果死了,太师大可名正言顺地推毓骁上位接管遖宿,不像现在他重伤昏迷,反而束手束脚,等毓埥醒过来再做决断就已经晚了。

执明把笔帽推上一扔,咬了口当做夜宵的三明治:“阿离呢?”

“阿离被庚辰接回公馆,似乎是已经睡了,还不知道毓埥的事情。”顿了一下,莫澜又小心翼翼地开口发问:“那公孙钤的事情……?”

“他既然睡了,就别去打扰他休息了。”

执明站起身走到墙边的保险柜前,将密码锁转到正确的位置之后,把左手中指伸进柜门造型别致的锁孔里,蛇形指环正好卡在锁孔外侧。扫描过后应声而开,执明从中捞出一个小巧的绒布盒子,又合上了保险柜。

盒子很小,但其中装着的东西分量很重。

莫澜一挑眉毛,惊讶的问句里藏了一丝笑意:“执少这是……到时候了?”

执明垂着眼应了一声,手里边转着它边开口道:“让我睡一个小时,有什么情况你随时进来叫我。”

难怪刚才会议结束您还要单独留下翁老。

莫澜把话咽回肚子里,轻轻带上了办公室的门。

 

灯火通明的除了各个家族的总部,还有均天某处的情报事务所。

编辑好邮件发出之后,仲堃仪拿过书桌上剩了半杯的黑麦威士忌一饮而尽。他这几个星期以来都睡得很少,今晚更是伏案工作熬了通宵,玻璃上映出的双眼都有些发红,可仲堃仪毫不在意地咧开嘴低笑出声。

窗外天色将明,正是破晓之时。

他低下头亲吻中指上的祖母绿指环:

“孟少爷,我终于……”

 

慕容离这一觉睡得很安稳。

昨夜传来的那条消息惊得他瞳孔一缩,仅剩的那点朦胧的睡意都不见了。他下床快步前去梳洗的时候,手里也没闲着,拨出一个电话。

毓埥这个时候出车祸,有人有意为之的可能性要比意外大得多。

至于是谁……

冰凉的水泼上面颊,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无声地呼出一口气。

方夜来得很快,昨晚他把那条消息传给慕容离之后立刻着手调查,再加上天权白道那边的生意也有他负责的部分,眼底也是一片青黑。

“遖宿家主是从秋鹤馆回去的途中遭遇车祸,昨天断断续续下了好几场雨,盘山路面本来就不好走,正好碰上一个疲劳驾驶的货车司机,两辆车直接一起冲出弯道滚下山去了,”方夜语速不慢,意思却很清晰,“货车司机当场就死了,毓总运气很好,一点多的时候抢救回来了,不过现在人还在重症监护室里还没醒,毓骁少爷过去陪着了。”

“那个货车司机查出什么了吗?”

“没什么头绪,看上去只是普通的车祸事故。”

“秋鹤馆……执明那边有什么动作吗?”

“执少昨晚一直在总部开会,天权虽然有人去盯遖宿,但是执少好像并不怎么上心,”方夜顿了一下,“少爷,您觉得是……?”

“在这个时候不可能是意外,太巧了,去查查那个司机的账户最近有没有大额进账。”

黑市上有不少这样的买卖,算不上稀奇。虽然这么一票大的,对方应该早就把痕迹抹得一干二净,实在是很难查到线索。

但是慕容离心中,已经隐隐有了幕后人的名字。

天璇一家权势瓦解之后,均天只剩下遖宿和天权两大家族分庭抗礼,即使还有仲堃仪和遖宿的仇怨这一因素,最后获利最大的,依然只有一个人。更何况秋鹤馆本就是天权的产业,慕容离再清楚不过。

他的势力早已在天权内部扎根,一时间拔除不净。他和遖宿家主素来走得近,身手又好,对于执明来说,陵光死后他再无利用价值,反而变成了最大的威胁。

他的手悬在通讯录里那个名字的上方,最终还是没有按下去。

“还有什么消息吗?”

“还有……执少之前一直在查的那个夜场,贩//毒渠道是遖宿的。”方夜的语气有些迟疑。

慕容离明白他迟疑的原因,遖宿一直是他负责联系,而执明知道这个消息后,在他面前,却连一点儿口风都没透露过。

公孙钤,毓埥……执明,最后是不是该轮到我了?

他闭上眼叹息的声音很低,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听见。

“少主!”

方夜的声音很急,连叫他都变回了瑶光时的旧称谓:“庚辰刚刚传来消息,您是瑶光仅存的继承人的身份已经传开了!这怎么可能——”

“——方夜。”

慕容离截断了他的话。他的眼睛仍旧是闭上的,整张脸透出一股浓浓的疲惫,指令却冷静清晰得可怕。

“备案那个计划,多久能实行?”

“今天下午就可以。少主,您这是要——”

“去准备吧。”

如果注定要站在对立两面……还不如现在就把这一切舍弃掉。

 

执明的车驾驶出总部时,已至华灯初上。

车窗外的天空仍旧积压着沉沉的云,看不见浅淡的星辉,只有渐次亮起的万家灯火,带来秋夜一丝的暖意。

可等他回到家,迎接他的只有冰冷的宅邸。

——偌大的执公馆空无一人。

“我以为……不会有用到这个备案的时候。”

执明站在原地,大宅流窜着秋夜的凉风,连带着他低低的笑声都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莫澜,之前我说过的事情怎么样了?”

“那两个人已经扣下了,执少。”手机那端传来的声音有种莫名的惶恐。

执明的指示接得飞快:“派人联络仲堃仪,让他用最快的速度盘查每一条出入均天的公路,一旦有慕容黎的踪迹第一时间告诉我。”

“千、万、别、让、他、逃、了————!!!”

 

 

-TBC-


分完上下才发现这章居然这么长,早知道直接分成两章写了。

这章我本意是想写刀,但是我现在感觉一点都不刀,退步了【哭

emmmmm猜一猜造成现在这个局面,到底有谁分别做了什么吧?

下章应该不长,我早就写好了再改改就发,不过终于要到我本篇最期待的剧情了我好开心,耶——!

评论(20)
热度(110)

© 鸩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