鸩鲤

窗外的暴雨阑珊|微博@-公子开鸩-

【刺客列传】Knaves(十一·上)

黑道paro。除亲友外不开放转载。

主执离,切黑明X切黑离,ooc,我流大佬包养金丝雀画风。

内含仲孟,钤光(裘光过去时),不带双白玩,含第二季部分人物,只保证执离HE。

本章钤光DOUBLE KILL预警。

前文→(十)

 

 


古旧的天璇老宅,今日要比往常来得更加寂静。

院中早已不再是春日里玉兰海棠并枝绽放的盛景,随气候转寒,乔木宽大的树叶纷纷落下,混乱地堆积在中庭。低矮的花木已有几日无人修剪了,中式仿古的园林景致,也要比往常颓败几分。

陵光倚在一楼正厅的太师椅上,两个靠垫软枕垫在他的腰后。自三年前那起事故之后他少有飞扬神色,如今更是精神不佳,身形都较之往常憔悴了几分。

这一局他输了。

天璇已经走到绝路,再无缘整个均天地下势力的争斗。

这座老宅仍然属于他,但是并非那两家心慈手软。要么是让他做一个被永远禁锢在这座宅子里的废人,要么是……杀他的时机未到,或者杀他的人未来。

枪声不乱,仅仅是响了几声,就让整座老宅重归寂静。

他静静地坐在这里,等待最后的结局来临。

从门外走近的人,右手握着一柄CZ75,左手M9军刺流畅冰冷的刀刃还残留着血迹,在石板路上蜿蜒成断断续的一线殷红。那身骨架太过清瘦伶仃,那张脸太过绮艳奢丽,着实不像个踏着门口守卫尸骸闯入的、训练有素的杀手。

而且,还算是个熟面孔。

“慕容离。”

“我不是慕容离,我是慕容黎。”

对方一身天权象征、浓墨一般的黑色,却在衬衫左肩往下直到心脏的位置,用红线绣着盘绕的螭龙。

瑶光的螭龙家徽——曾经被他一手推入火海的家族。

陵光一直以来隐隐的怀疑,终于在这时得到了验证:当年执明身边少年的名字,与那位瑶光少爷太过相似,但年龄不符合,执明又护他护得紧,再加上当时正逢裘振的那场意外,调查并没有继续深入下去。

阿蒂拉号他见识了对方身手的冰山一角,才又派人继续调查慕容离,只是连天权内部都少有人知道他的来路,更别提遖宿对天璇的针对愈演愈烈,让他无暇分顾。

——如今,潜伏了三年的厉鬼,重新踏着复仇的火焰归来。

“三年前你为什么没死?”

“当时我顶替了阿煦的身份,去卡勒贝当那里谈一笔生意。”

向煦,他记得这个名字。

向家这位长子一直跟在慕容家的小少爷身边,应当是瑶光培养起来、要担任未来军师的角色。为了不留后患,天璇确实派了杀手,而从大洋彼岸回报来的消息,向煦确实死在了拉斯维加斯。

现在看来,瑶光别墅葬身火海的那个才是向煦,而远方的向煦,则是顶替身份的慕容黎。

他能假死脱身、回国筹谋,大概全是当时也在拉斯维加斯的、执明的手笔。

“公孙钤在哪里?”

陵光的第二个问题,和当下的局面毫无关系。

慕容离似乎毫不意外,答得从善如流:“朋友一场,我不会杀他。”

是“我不会”,而不是“我不知道”,更不是“我不想”。公孙钤和仲堃仪交好已久,若是杀了公孙钤,那位本来就和慕容离不睦的情报贩子,怕是会将麻烦找上门。

陵光讽刺地笑了:

“所以,你现在要杀我?”

“我必须杀你。”

为慕容一家、为阿煦、为蛰伏的三年时光,做一个了结。

暮色渐深,回廊的穿堂风从大敞的门灌进来,扬起慕容离单薄的衣角和长发。深秋的傍晚已有些凉了,他逆着光,枪口和眸中都透出冽冽的冷意,眼底却一片清明。

枪声在空旷的宅院中炸响。

——一切都结束了。

 

“天璇完了。”

执明靠在榻榻米座椅上,饮尽了杯中的清酒。

秋鹤馆开在半山腰,远离喧嚣,却又能远眺到一片城市灯光的海洋。酒杯是米白的陶瓷制,外壁有一抹妖艳的红釉。清酒是顶级的大吟酿,入口平滑,余味清爽。包厢窗外是精致巧妙的枯山水,白沙绿苔,风过时带出一阵荒凉的禅韵。这种寂静的奢华不是天权的浮华做派,却符合执明一贯的豪侈作风。

这间高档日料馆是天权的产业,他偶尔会来这里谈生意。

比如他刚刚就在这里请遖宿家主吃完了一餐饭,席上说希望天权和遖宿日后互不相犯,却对接下来两家抢夺战利品的争斗心知肚明。

类似的虚与委蛇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只是他现在脑子里想,上次来这里,还是秋鹤馆的樱花开了,他枕在阿离的大腿上,捻了一块精致的樱饼到对方唇边。

“执少。”

推开纸门入内的是莫澜,他见执明望向自己示意,便继续说了下去。

“仲堃仪传来消息,虽然过程费了点力,但是——他得手了。”

 

“你不该在这个时候回来的。”

慕容离叹了口气。

到这段仇恨终于了结的时候,如释重负也有,得偿所愿也有,剩下还有浓浓的疲倦。他走入中庭的时候,正好迎上匆匆而来的男人。帽檐的阴影遮住了大半张脸,看不清表情,但从模糊的轮廓中还是能辨认出来者的身份。

从暮色中走近的,赫然是失踪数月之久的公孙钤。

——他不会杀他。

公孙钤的视线越过他垂下,他的爱人安静地躺在地上,身体逐渐变得冰冷。陵光穿了一身色泽厚重的绛色长衫,左胸口的血液染红了朱雀刺绣的羽翼,像是灼灼的烈火。他手中还紧握着一把P229,只是已经不再有扣动扳机的机会。

他是天璇家主,这种骄傲让他举起枪管到最后一刻,而不是坐以待毙。

可慕容离开枪的速度,到底是比他快了数秒。

天璇如今已是大厦将倾,身为家主的陵光一死,将再无东山再起的机会。个性使然,公孙钤无法做到这一点,加之天璇内部本就有对他的怨怼之声,更何况无人给他复仇的资本,也是慕容离允诺不杀他的理由。

公孙钤的目光,定在了友人的脸上。

或许对方一开始就并未把他当作是朋友——那不是他所熟知的、同他谈论书画古玩的慕容离,点漆如墨的眸中带着决绝肃杀的冷意,恰恰是仲堃仪曾经提起过、要他小心提防的样子。

“你……”

“少主!”

截断这一句的,是前来接应的庚辰。他迟迟不见慕容离走出大宅,擅自走进了庭院,却又因本不应在此的公孙钤而止步原地。

“我不会杀你的,公孙先生。我只是想知道,是谁把你从罗杰尔·默克的基地带到这里的?”

“把我带到这里,难道不是慕容少爷的意思吗?”

慕容离蹙眉,公孙钤话中的讽意太过明显,而他却并未下达过这样的命令……喉头的疑问已要出口。

——异变骤生。

——远处呼啸而来的子弹,瞬间贯穿了男人的后脑。

“少主!!”

庚辰的动作很快,瞬间从弹道判断出了狙击手的方位,越过倒下的男人直接将慕容离拉到了射击死角的屋檐下。

慕容离像是被钉在原地一般,死死盯着院中横陈的尸体,捏在枪柄上的力道很大,指节都有些泛白。

公孙钤死了。

可是——

“——杀他的人是谁?”

 


-TBC-


这章有点长,所以我就拆成两章写了。

原剧阿离和陵光没有正式怼上挺遗憾的,所以私心加了对手戏( ´▽`)

钤光组正式退场,在我理解中陵光是一个非常重视感情而且很骄傲的人,遇到这种情况他会选择跟原剧里一样战到最后一刻(在明知道实力差距的情况下)。他爱公孙钤所以会牵挂对方的去向,但是他自己是肯定要和家族死在一起的……希望不会跟大家的理解出入太大_(:зゝ∠)_

不过便当还没发完呢(。)

下面问题来啦!

╳ 究竟是谁杀了公孙钤?

╳ 执明委托仲堃仪的事情是什么?

评论(4)
热度(83)

© 鸩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