鸩鲤

窗外的暴雨阑珊|微博@-公子开鸩-

【刺客列传】Knaves(十)

黑道paro。除亲友外不开放转载。

主执离,切黑明X切黑离,ooc,我流大佬包养金丝雀画风。

内含仲孟,钤光(裘光过去时),不带双白玩,含第二季部分人物,只保证执离HE。

前文→(九)

 


 

陵光勃然大怒。

“出这么大乱子,码头和护送的人都在什么?!”

天璇老宅的书房内,陵光气得将手边的茶盏直接挥到了地上,玫瑰紫釉茶碗应声而碎,残留着余香的普洱将沉木色的地板浸染出一大片深色的水痕。

身边的几人一时间都接不上话,室内陷入了一种低气压的沉默氛围。最终还是年纪最长的魏玹辰斟酌二三,开口劝道:

“陵总,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天权那边……”

陵光手扶着桌边,调整了下情绪:“天权那边怎么说?”

“天权的莫澜今天派了人过来,说是这批货着急得很,除了应付的违约金,还要我们这边派人跟天权的人一起,去买主那里谈。”

“执明不是说在陪他那个小情人在家养伤吗,怎么货一出事就倒不懒了,直接扒着上来要钱。”陵光气极反笑。

这时正好楚珩推开房门疾步走进来:“陵总,有消息说,炸了我们货的人——有可能是遖宿。”

“遖宿这一手怕是要直接向我们宣战啊。”

“两家的矛盾由来已久,只是这次挑衅来得气势汹汹,如果真是遖宿,想必遖宿家主是成竹在胸,必然还有后招,不可小觑啊陵总。”

“我明白,”陵光抬起一只手止住了魏玹辰的话头,“这是迟早的事,遖宿既然先挑起战端,我们也不可能示弱。”

天璇家主已经成功从刚才的盛怒中平静下来,点出了随同天权出国谈判的成员名单。

——公孙钤。

陵光稍一沉吟,又加上了楚珩。

执明虽然没有明着催,但提出违约金一说,已经很不像诚心合作的意思了,这次和天权的人一起去罗杰尔·默克那里谈,谁知道执明暗地里又会下什么绊子,必须派个可靠又心细的人。公孙钤熟悉商务谈判,心思缜密,是最好的人选。楚珩是裘振死后接替他的几个后辈之一,性子稳重身手又好,正适合作为公孙钤的护卫一同前往。

魏玹辰年事已高,何况他更加熟悉天璇内部的一些黑色生意和人事统筹,比起谈判,还有别的事需要他经手处理。

“之前的两船货都没问题,这船货最多的就直接炸在码头,魏老,内部的人松懈太久了,是时候该清洗一批了。”

语毕他停顿了一下,又说道:

“不光是内部,帮我联系仲堃仪,委托他查一下……天权与遖宿。”

 

两家的谈判队伍出发那天,陵光去送行。

天权派出的人姓鲁,身边一样跟了几个护卫。他是翁彤手下看着执明长大的老一辈之一,沉稳忠心,也算是个熟面孔。翁彤年事已高,执明虽然表面上不耐烦他唠唠叨叨,却着实敬重这位老师,自是不会轻易让他劳碌奔波,但走这一趟又必须得是个可靠的人,他派出的这个人选不在意料之外,让陵光稍稍安心。

商议出谈判人选的那天晚上,公孙躺在枕边问他,这个时候把他派到国外谈判,是不是有遖宿宣战的原因。

——我让你去,只是因为你是最好的人选。

他这么对男友说,然后凑近去亲吻对方。

公孙钤跑这一趟确实再合适不过,而这一步指示,要说没有夹杂自己的私心,陵光也决计说不出口。遖宿和天璇的争斗终于走到台前,而公孙钤和自己往来密切、在天璇任重要职位又未曾受过专业格斗训练,简直是移动的头号目标——他的体术仅够防身,在遖宿专业的杀手面前根本无济于事。况且他始终记得那天游轮上慕容离的身手,不论对方在执明身边目的为何,和他走得很近的公孙钤都不够安全。

罗杰尔·默克这个人,脾气要比他的同行温和许多,更何况楚珩跟在对方身边,总要让他放心一些。

“万事小心。”

陵光上前拥抱公孙,在他耳边低声说。

而对方的回应,是歪过头轻轻吻了他的耳垂。

他目送两家的谈判队伍登上飞机,当天天色很好,如洗的青空像公孙永远干净整洁的衬衫驳领。

——一个星期后,天璇彻底失去了公孙钤的消息。

 

“谢了罗杰尔,希望你喜欢我的雪茄。”

“希望以后继续合作愉快。”

执明切断通话,随手把手机扔在一边。

他和慕容离两人的工作都暂且告一段落,终于得了空闲,但持续升温的天气已经让人提前感受到了夏日的暑意,生不起半分出门的欲望,干脆窝在执公馆的空调房里看看电影。

冷气让室温保持在24度,萌萌在房间里游荡了一圈,看两位主人都没有理他的意思,就爬回箱子里把自己惬意地团起来。片子是执明随手挑的,几年前的爱情喜剧片,放到这套家庭影院系统未免有点大材小用,剧情是炮//友变真爱的烂俗套路,男女主的脸称得上赏心悦目。

慕容离的冰镇杨梅酒喝了一半,被他放回桌上。他今天不用出门,难得地穿了一身休闲宽松的长袖长裤,看起来更像个刚毕业不久的学生。当初为了混淆视线,执明把他新身份的年龄改小了三岁,也是仗着这张现在看来、依然年轻得完全不像二十五岁的脸。

今天早上,庚辰传来了他想要的消息。他猜到陵光不会让公孙钤孤身前去,就派一直藏在暗处的庚辰作为护卫混在天权的随行队伍中,旨在解决天璇队伍中的变数,比如被视为裘振接班人之一的楚珩。

暂时调开公孙钤是设想中的一环——而现在楚珩这个变数被解决了,整个计划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仇人的末日,不远了。

——执明感到肩膀一动,身边的情人已经闭上双眼陷入了浅眠。

他和慕容离,从开始到现在,都是利益和肉体的关系。

执明要的是天璇的家业和貌美的情人,慕容离要的是天权的庇护和复仇的筹码,两人一拍即合,各取所需。

可慕容离太过独一无二了。在外面他扮演着乖顺的金丝雀,却在暗地里优雅缜密地操控着地下世界的权势起伏,扶植遖宿同天璇对抗、设计对付天玑天枢,都少不了他的手笔;在公馆内他是理想的情人,容姿绮丽姣好,面对情欲也毫不忸怩。

——对这个人,他食髓知味。

执明从不掩饰自己的欲望,但他最初所求的,就不单单是对方的肉体。

……他得到了别的东西吗?

沉思的时候影片里已是一夜过后,荧幕上的娜塔莉·波特曼喊得有些歇斯底里,有穿衣服比没穿衣服糟糕!

而荧幕外的现在,关系单纯的情人不是因为情事过后力竭地昏睡,完好地把自己裹在那身宽松的长袖长裤里,毫无警惕心地倚在他的肩膀上阖着眼,呼吸的频率浅却安心。他最近太忙碌了,难得的空闲里得了放松的机会,老套的爱情电影又不是什么提神醒脑的片子,就这么迷糊地睡了过去。

两个人窝在柔软的矮沙发里,荧幕上放着轻松烂俗的爱情片,享受忙里偷闲的午后时光——倒真是像真正恋人的模样。

……只是他所求的东西,真的得到了吗?

执明侧过头,对方睡着的样子他看过很多次了,卸下清冷矜贵的表象,那张精致到有些艳丽的面孔,这时候倒像个不知世故的小孩子。

慕容离知道这件事情吗——仲堃仪的促狭问句犹在耳边。

等到天璇灭亡、陵光死去、大仇得报之后,你又会做什么呢……?

这句话化成了一声低低的喟叹,终究还是没有出口。

 

自谈判队伍失去联系那天开始,天权几乎是正式撕破了同天璇合作的假象。

执明把违约金的事情摆到了台面上,高昂的赔偿对于和遖宿陷入胶着的天璇本就肉痛,更别提他在其他生意上使的小手段。这笔违约金的事情被夸大了几倍,直接传到了天璇白道生意的股东耳中,为他暗地里收购天璇的股份提供了更有利的条件。而公孙钤不在天璇,则让他的计划更加畅通无阻。

与此同时,遖宿在黑道生意上带给天璇的压力,同样不可小觑。这段时间均天的警察忙前忙后,不知道处理了多少起两家在盘口大大小小的火并。均天以外的地下世界里,也因此变得不太平起来。

——饕餮和玄武,合力围住了折翼的朱雀。

不过数月时间,天璇已经彻底撑不下去了。

 

 

-TBC-


下章便当批发预警,对,不止发一份。

而且其中一份便当甚至是在小明意料之外的……!

他俩一起看的电影是《No Strings Attached》,我觉得百度百科《枕边无情人》的翻译有点不对劲,但是豆瓣的翻译更难听,所以干脆就不写了……是个爱情喜剧,不管怎样娜塔莉·波特曼总是好看的hhhhh

天权真正属意的合作对象是遖宿,他们要一起针对天璇。

这章其实有对于标题的解释,knave是“恶棍、恶党”的意思,加个复数就是恶党X2,各取所需同流合污狼狈为奸反正不是好人()

至于小明和离离,我之前就说了他俩就是,彼此都想太多加上没有说清楚,就很容易被人从中搞事……

评论(17)
热度(90)

© 鸩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