鸩鲤

窗外的暴雨阑珊|微博@-公子开鸩-

【刺客列传】Knaves(九)

黑道paro。除亲友外不开放转载。

主执离,切黑明X切黑离,ooc,我流大佬包养金丝雀画风。

内含仲孟,钤光(裘光过去时),不带双白玩,含第二季部分人物,只保证执离HE。

本章有仲孟。以及乾元出场√

前文走→(八)



仲堃仪的脸色,刹那间沉了下去。

孟章。

这个名字,如今已是几乎无人再提起了。

天枢曾是均天四大家族里,规模最小的那一个,苏、崔、沈三家把持着天枢的生意门路,从中捞的油水一大半进了自家口袋,而孟章被他们推举为傀儡族长的时候,只有不到二十岁。

他成为族长之后处处掣肘,只能提拔一个他老师的学生上来,与那三家开始了漫长的争权之路。

一个人微言轻,一个势单力薄,本是成不了大气的。那三家一开始也这么认为,倒是没想到不过一年半,那位人微言轻的学生手中权力竟到了能与他们分庭抗礼的地步。

——便是今天坐在执明对面的,这位仲堃仪。

仲堃仪是个技术卓越的黑客,情报方面的专家,又不像眼中只有代码的一般技术宅,成日窝在自己的工作室闭门不出。他心思缜密又野心勃勃,很是有些杀伐手段,格斗术和枪械都使得不错,连素来眼高于顶的执明都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个非常适合地下世界的奇才。

只是仲堃仪本应是孟章手里的一颗重要的杀棋,但在天枢内部争斗中仲堃仪手中的势力,似乎有隐隐压过孟章一头的趋势。当时都说天枢这场内斗就算孟章赢了,也只是换了一个木偶的提线人而已,再加上仲堃仪和孟章的关系本就有些隐秘的传言,不少人都等着看天枢族长引狼入室的笑话。

在过去的四家里,执明和孟章算是走得最近的。天枢实力薄弱,天权看似与世无争却家底殷实,两家联合起来,才让虎视眈眈的天璇天玑存了几分忌惮之心。更何况孟章和执明的母亲有几分不算远也不算近的亲缘关系,两人从小认识,便是平时的社交场合,孟章都要喊他一声“执哥”。

所以天枢被遖宿吞并之时,执明的袖手旁观,在仲堃仪看来才尤为不可原谅。

至于仲堃仪和孟章的关系,执明猜到个大概,之后看到仲堃仪手上那枚祖母绿戒指,才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但无论仲堃仪对孟章是什么心思,天枢旧事都没有什么重提的价值了。

——因为在苏、崔、沈三家与仲堃仪斗得不可开交之际,孟章的车驾在城郊盘山公路遭遇了连环车祸,他所乘的那一辆被撞得变了形,从盘山路弯道处滑了下去,那时气候干燥,还差点引发一场森林火灾。

——等到警方赶到的时候,驾驶座和后座上的两具尸体,早已看不出具体形貌了。

孟章是个傀儡族长,本来不会在家族内部翻起什么波浪,那三家自会推举新的族长上位,而遖宿正在此时对天枢步步紧逼,仲堃仪本就与那三家的主事者不和,经此“意外”,愤而出走,退出天枢。

随着仲堃仪离去的,还有他网罗的天枢内部势力,以及专门培养的情报人才。不到半年,他就摇身一变成了均天最大的情报贩子,看似不偏不倚地做起买卖来。

至于当年那场连环车祸,自然算不得什么意外。

遖宿本就对天枢有所图谋,策划一场巧妙的谋杀不算难事。最要命的是孟章的车驾护卫不足,那三家并没有派遣足够老练的人手,去保护他们“并不听话”的傀儡族长。

而不可否认的是,仲堃仪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家族内部的争斗上。所以孟章之死,确有他疏忽失察的原因。

他的野心本就不止于此,像一团火一样在胸腔里熊熊燃烧,愈演愈烈。

——最终酿成大祸。

天枢对仲堃仪来说,已是一段讳莫如深的过去。执明一般不去戳他的痛脚,这次重新提起,便是让他不要继续多嘴的警告了。

“我自有分寸。”

执明冷下去的脸色,最终还是没有缓和。

 

纵然几经波折,阿蒂拉号的处女航,终于在到港后,落下了基本圆满的帷幕。毓骁跟在兄长身后下船,站在充盈着海风的港口,回望了一眼雪白的巨轮。

昨天的晚宴结束之后,毓埥来到他的房间,向他言明了遖宿下一步的计划。

天权真正的合作对象,会是遖宿——毓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仿佛看见兄长眼前,正缓缓铺开一张均天地下世界崭新的势力版图。

“所以在这段时间,你收敛一点吧,”对方点燃了一根雪茄,“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一切都要等天璇垮台之后。”

“无论慕容离今天在甲板上跟你说了什么,等到天权遖宿短暂的合作结束,他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他最终都会离开天权,与执明决裂。

他吐出一口烟,在毓骁惊异的目光里显得十分笃定,似乎已经看到这一切成为定局。

离开天权之后,想要重建当年的瑶光,他所能依附的家族将只剩一个遖宿。而毓骁昭然若揭的心思,在那时得到满足,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大哥已经做了一些布局,这毫无疑问,但关于阿离,他还是想得太过简单了,毓骁钻进汽车后座,面色沉沉。

慕容离昨晚那句话已经完完全全表明了他的态度:他成为执明的情人,并不在乎对方性情如何恶劣骄纵、冷情凉薄,只因为他是天权族长,在家族内部拥有说一不二的最高权力。就算他真的为了复兴瑶光而依附遖宿,也断然不会选择一个屈居其二的纨绔少爷。

除非……

毓骁骤然一惊。

将自己一瞬间产生的念头压下,像要掩饰什么一样,他移开视线扭头看向车窗外的阳光,眯起了眼睛。

 

阿蒂拉号的风波过去将近一个月,均天终于进入了初夏时节。有些扰人的夏意让人做什么都兴致缺缺,执明整日里都恹恹的,就连五月初的生日,他都以阿离手腕还伤着为由,推了各种各样的聚会,也没办什么狂欢party,只是拗不过翁彤,在执公馆办了个小小的家宴,列席的人不多,就几个心腹而已。

不过他看上去懒洋洋的整日窝在家里,工作倒是没闲着,莫澜出入书房的身影就没间断过。慕容离看在眼内,知道他这是为接下来的计划筹谋,也成日待在书房陪着执明,陷在矮沙发里用平板处理他的那一部分工作。

执明让他一直在家里休养,反正现今的计划里用不着他亲自出场,指挥方夜庚辰去办就足够了。

直到今日,执明才带他出门,坐进那辆漆黑的阿斯顿马丁,一同向天权在郊外的一处产业行去。

那里各种训练设施一应俱全,三层圆形建筑隐在深山之间,低调得难以发现。其实各家都有类似的训练基地,只是执明这里二楼甚至还布置了茶室和温泉泳池,看上去像个山间疗养所,警方什么都查不出来,只能认为是他钱多得没处花,平时清静的很,没人打扰。

阿斯顿马丁停下的时候,已经有人在门口恭候着他们的到来了。

“我以为执少今天又会迟到。”

来人一身以天蓝色为主的休闲打扮,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他个子不算高,五官轮廓倒是既柔和又清秀,长发低低地束在了脑后,衬得周身气质温润清爽,让人如沐春风。

这人叫乾元,是个黑市的密医,手艺很好,什么样的伤口都能处理,脾气却有点古怪,不肯去任何一家当个安稳的私人医生,非要在黑市里混。不过他口风很紧,因此虽然开价高昂,在均天却相当受欢迎。执明几年前帮他男朋友摆平过一些棘手的麻烦,之后就偶尔会让他来帮点忙。

电梯停在建筑的三层,执明上前开了指纹锁,又把左手中指的蛇形指环放在仪器下扫描,才让门应声而开。乾元先进了尽头的那个房间,半小时之后才出来,让慕容离坐下帮他检查手腕。

乾元低着头,拆掉了慕容离伤处的夹板和绷带:“慕容少爷的伤恢复得很好,现在拆了绷带就没事了。”

“里面的人情况怎么样?”

“执少放心,虽然创伤面积很大,但是他还算走运,估计再过两个月就能下床做康复训练了。”

乾元没有久留,叮嘱了两句执明就派人送他离开了,而他自己则是带着慕容离进了电梯,按了几个数字之后,电梯直直向地底降下去。

又过了几层门,在两人眼前出现的,是一处宽阔的靶场。慕容离在执公馆闭门不出一个月,又因为手腕的伤,许久没摸过武器正担心手生,这次倒是正和他的意。

执明熟练地从属下那里接过一把伯莱塔92F,拉开保险递到慕容离手中。他在格斗术上的造诣虽然不及慕容离,但在枪械方面可要精通得多,之前甚至受过专门的狙击训练。

而五十米开外的目标,并不是普通的胸环靶。

手脚皆被牢牢绑在靶上、无力挣扎的人影,正是那天游轮上打出那一枪的杀手。

“佩芝家从他嘴里榨完了消息之后,他就没价值了,与其扔进海里喂鲨鱼,不如拿来给你出气。”执明语调平平,满满都是漠然。

慕容离轻声笑了,他对这个杀手没什么执念,因为从被抓住的那一刻起这人就活不了,死在谁手上对他来说都是一样。执明单独把这人扣下,说是替他出气,实际上出气的是谁他心知肚明,也不在意,反正只是练手而已。

他抬起手臂的时候,执明凑到在他耳边说:

“今天,天璇那批军火要到港了……”

 

砰——!!

 

和靶场里枪声一同炸响的,是即将进港的、天璇运输军火的货轮。

 

-TBC-


仲堃仪是个黑客+情报贩子,给他刷了个时髦值。

乾元医生这个设定是早就想好的,因为我一直觉得艮墨池那个81钉剧里没有给我任何解释,乾元一定是个全能包括整形美容的超级医生,虽然这篇设定里没有艮墨池……

是的,这章就是,大家都在搞事。毓骁有了搞事的念头,毓埥准备搞事,执明已经在搞事进行中了,仲堃仪……他搞事还要等两章!但他搞了个大事!

评论(19)
热度(112)

© 鸩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