鸩鲤

窗外的暴雨阑珊|微博@-公子开鸩-

【刺客列传】Knaves(七)

黑道paro。除亲友外不开放转载。

主执离,切黑明X切黑离,ooc,我流大佬包养金丝雀画风。

内含仲孟,钤光(裘光过去时),不带双白玩,含第二季部分人物,只保证执离HE。

提到的所有外国人名都是龙套,可以不用在意()

前文→(六)




 

两周后。

晴空万里的好天气,被漆成雪白的阿蒂拉号从港口出发,开启了这次的处女航。

这艘被命名为阿蒂拉号的豪华游轮日后将作为商务游轮对外开放,而处女航则是只邀请了不算多的名流显贵登船,共同见证她的第一次航行。

佩芝家是意大利的造船大亨,也是这艘船的主人。

他们不怎么沾染地下世界的生意,但在东欧有不少渠道,家主乔凡尼·佩芝又很圆滑,在哪里都很吃得开,所以这次的邀请名单黑白两道都有,均天的三家家主和主要随行人员自然也在邀请之列。

佩芝家的小儿子算是执明的狐朋狗友之一——朱利亚诺·佩芝是个著名的花花公子,执明有生意分布在东欧,过去又偶尔会出现在意大利的时装周和模特调调情,两人熟识也算理所当然。

天权一行人登船的时候朱利亚诺亲自来接,他顶着一头意大利人中少见的金发,笑容灿烂得像地中海的阳光。他走上前和执明拥抱,巧克力色的眼睛瞥到一旁站着的青年,笑着小声道:

“这都三年过去了,你还没腻?”

慕容离今天穿了身浅绯色的宫廷风衬衫加长裤,靴子有小高跟,长发被海风吹到耳后,钻石耳钉在阳光下熠熠闪光。衣料剪裁合身,设计衬得他的腰肢几乎比朱利亚诺身边女伴的都要纤细。从三年前见这位到现在,即使他作为一个只喜欢胸大腿长美女的纯直男,也不得不承认执少的小情人长得相当惊艳。

“阿离这么好,我怎么会腻呢。”

执明笑了笑,揽过慕容离的肩膀朝船内走去。

 

上午十点,阿蒂拉号准时驶出港口,开始了为期四天的首航。

自助的午餐会算是个谈生意的良机,毓埥身为遖宿家主,自然不会放过。毓骁端着酒杯跟在他身后,他没怎么梳理半长鬈曲的头发,不羁的气质和俊秀的五官杂糅在一起,是一种具有攻击性的矛盾感,引得不少名媛侧目。而他本人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在会场里游移,注意力并不完全放在兄长的应酬上。

这次阿蒂拉号上他认识的人不多,几位酒肉朋友并不在邀请之列。均天的剩下两家里,难得露面的陵光这次竟没有缺席,作为在场唯一一个身着长衫的人,和天璇的几位坐在一起,身边是正在为他倒酒的公孙钤。至于天权,午餐会开场的时候执明就把属下抛在脑后,和朱利亚诺一起去见了几位久违的朋友,慕容离自然也跟在他身边。毓骁只看到红影一闪而过,就再也没看到人。

好不容易到午餐会结束,毓骁松了松领结,走回房间换了套衣服。均天这几天阴雨连绵,他准备趁大多数人午睡的时候,去享受一下难得的海上阳光。

并不是只有他这么想,一路上也有几个不同肤色的人抱着网球拍前往甲板,只是经过游泳池的时候,他没想到能看到熟人,双脚仿佛不受控制地朝泳池边走去。

——从清澈的池水里冒出头来的,正是慕容离。

他显然是已经在水里泡了一会儿了,踩在泳池边沿的台阶上,看上去是准备上岸。慕容离平时都是小西装礼服和各式各样的衬衫打扮,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露出大片雪白肌肤的样子大概只有执明见过。此时他只穿了条黑色泳裤,赤裸着上身,随手把湿发拨到耳后,在午后的阳光下看上去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

但这不是毓骁吃惊的原因——

——慕容离的背上,赫然是一幅蛇盘花刺青。

刺青图案显然是经过精心设计,从左肩蔓延到蝴蝶骨,横跨了半个后背。水珠从刺青上滚落下来,舒展绽放的花朵中盘绕着一条狰狞的黑蛇,在瓷白的肤色上尤为刺眼。黑蛇蜿蜒而上,以胜利者的姿态在颈后的位置昂起头露出利牙,似乎正盯着看到纹身的每一个人,随时都会跃起一口咬上他们的脖子。

毓骁竟然恍惚有种错觉,刺青里的黑蛇占有了娇艳的花丛,并嚣张地宣示着自己的所有权。

而黑蛇——是天权家徽中的一部分。

对方似乎在眼角余光中瞥见了走过来的毓骁,侧过半个身子来向他打招呼。或许是瑶光家主教的好,平时慕容离像这般表情淡漠待人的时候,也自带着一份矜贵优雅的气度。但是此时他后背的刺青,仿佛将他本身的这份矜雅折碎了大半,张牙舞爪地把清冷的谪仙拉入凡尘。

毓骁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无名火,被他自己强行压了下去。他踌躇再三还是开了口:“你背后的纹身……”

“——遖宿的小少爷是对我的手艺感兴趣吗?”

身后突然传来不算陌生的轻浮嗓音。

是执明。

他也只穿了一条泳裤,弯腰伸手将慕容离从泳池里拉了上来,将手里的毛巾裹到他背后,并把对方湿漉漉的长发从毛巾边缘拔出来。慕容离也不言语,可以说是乖顺地低着头任他动作。毓骁一眼就看到了执明垂下紫色挑染后的黑色蛇形耳饰,不自觉地拧起了眉毛:“执少的手艺?”

“我年轻的时候学过点画画,在学校跟一个远房亲戚翻墙出去鬼混,认识了很多有意思的人,包括教了我怎么纹身的那个老爷子。这个刺青是阿离刚来天权的时候,我亲自动手画的,”执明一挑眉毛,“怎么,毓骁少爷也对纹身有兴趣吗?不过遖宿的饕餮纹比较复杂,可能没那么好设计哦。”

他侧身的时候,上臂的刺青正对着毓骁,天权的玄武家徽,盘在龟背上的小蛇几乎和慕容离刺青图案中的黑蛇重合。

毓骁还没答话,就被走来的朱利亚诺抢了先:“执少要是还想继续学美术的话,欢迎来我的母校进修啊,Domus欢迎你。”

说完还遥遥向执明举起了手中的香槟杯。

“然后让我去跟你小侄女做同学,一起喊你喊叔叔?梦里想想吧朱利亚诺。”执明揽过慕容离的肩膀准备走,又想起什么一样扭回头,“我们去那边晒晒太阳,毓骁少爷一起来吗?”

“谢谢执少的美意了。”毓骁本就是准备去船上的冲浪池,经过这里只是凑巧,更何况他和执明的朋友又不熟,自然没兴趣凑这个热闹。他看了一眼慕容离,那人被执明圈在怀里,望过来的眼神平平淡淡,似乎和执明一样只是在等一个他的答复而已。

朱利亚诺端着酒过来,看着远处毓骁渐渐走远,调笑地对着执明说了一句意大利俚语。执明看了他一眼,他立刻闭嘴摊开手,什么话也不往下接了。

毓骁离开转身的时候,并没注意到执明突然沉下去的眼神。

——像那条刺青上的黑蛇一样,冰冷又带着杀机。

 

两个小时后。

按照约定的时间,执明和莫澜方夜一起,敲响了陵光的房门。天璇家主坐在宽大的长沙发上,一身色泽厚重的黛紫长衫,衣摆上刺绣的朱雀展翅欲飞。他似乎刚从午睡中醒来不久,端丽的脸上还带着倦意,一只手指正轻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身边的单人沙发上是端坐的魏玹辰,以及摆好茶就站在一边的公孙钤。

“这是我的诚意,航程还有三天,在船上剩下的时间里,希望天璇家主好好考虑。”执明示意方夜递上了文件。

陵光将文件摊开放在腿上翻了几页:“执少手上的军火生意来源不少,这次找到我还真是意想不到。”

“遇上特里斯坦·欧文这种大客户,还是多找几个合作伙伴为好。”

“恐怕是慕容离的船在公海上被ICPO截了三次,一条渠道直接作废了吧,”陵光把文件递给身后站着的公孙钤,眸光一转,“说起来,直接造成这个情况的、你的小情人呢?执少莫非是觉得我很可怕,不舍得把他放出来见人?”

“做主天权生意的,终究还是我,”执明喝了口茶,“阿离……只需要享受生活就可以了。”

 

而被执明提到的人,刚刚从毓埥的房间走出来。

——执明有意和陵光合作转运军火,特里斯坦·欧文这种大客户,肯定非比寻常。我会把所有陵光的船到港的时间,通过之前的渠道发给你。

——这毫无疑问也是对天权生意的损害,慕容少爷不担心?

——执明已经接手了这部分,和我没什么关系。而且天权的生意如何,您觉得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吗,毓总?

慕容离带上门的时候嘴角还噙着一抹笑,计划初步铺开,仿佛蜘蛛已经织好了全部的网,正等待第一只虫子卖出走向毁灭的一步。

——所以他没有注意,走廊不远处还有一双盯着他背影的,若有所思的眼睛。

 

 

-TBC-



游轮的名字阿蒂拉号,是我的恶趣味,源自FGO我抽到的第一个五星,黑皮小姐姐万岁——!(被打)

刺青也是我的恶趣味希望没有雷到人hhhhhh其实他俩搞的时候离离喜欢摸小明的纹身,小明:阿离也要纹一个吗我会哟我亲自给你弄

离离:好呀(你)

这双STK的眼睛是之前出现过的人,猜猜是谁呀w

朱利亚诺提到的Domus是意大利最有名的私立美术学院之一,他是那里毕业的。以及他说的意大利俚语,是在跟执明说嘿有人盯着你的人诶,被执明瞪回去禁言(。)

以及附赠一个小剧场

执明:当时和我一起学画画的那个亲戚,毕业之后又是开店又是当模特的,听说现在跑去演戏了还混得不错,只是追个人还没追到手,辣鸡!

导演:……串戏了!你不能因为别人diss你你就在小剧场diss他!


第八章突然被屏蔽

所以点这里→(八)

评论(19)
热度(108)

© 鸩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