鸩鲤

窗外的暴雨阑珊|微博@-公子开鸩-

【刺客列传】Knaves(四)

黑道paro。

主执离,切黑明X切黑离,ooc,我流大佬包养金丝雀画风。

内含仲孟,钤光(裘光过去时),不带双白玩,含第二季部分人物,只保证执离HE。

本章有车注意。

前文→(三)




三年前。

如果你想一夜暴富,或者体会一夜之间一无所有,就去拉斯维加斯吧——这座将金钱魅力膨胀到极致的城市,从夜幕降临的那一刻开始,便逐渐在内华达州的沙漠里闪烁起令人惊叹的光芒。

纵使是初夏难得的雷阵雨,都没有掩盖住夜总会和赌场奢靡耀眼的灯光,却总能让人忽略那些喧嚣不及的窄街巷道,以及巷道里暗藏的阴影。

“少主,这样真的可行吗?”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现在唯一的方法了……总要试一试。”

青年越过层层雨幕,遥遥望着不远处米高梅大酒店的顶端。他抬手压低帽檐,走出了藏身的小巷。

 

米高梅大酒店高层的豪华套间里,执明裹着浴袍将自己陷在真皮沙发里,手边的小茶几上是半杯加冰的波本威士忌。他歪着脑袋,莫澜站在一旁,弯下身来小声说:“执少,有人要见您。”

“我都跑来美国只想过几天清闲日子了,为什么还有人能找过来啊?”执明抱着靠枕,像是困倦得要睡着一样,半阖着眼睑小声嘀咕,“又是哪个,不是美人不见。”

“真是巧,想见您的确实是个美人。”

见执明朝他挑起了一边的眉毛,莫澜又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他说……他带着从卡勒贝当先生那里得来的礼物。”

听到这个名字,执明缓缓睁开了眼睛。

莫澜看到执明扫过来的目光,自然是懂了他的意思。等他出门再回到这间套房的时候,身后就跟着一个青年的身影了。待他走近,执明看清他的脸,不得不认同莫澜方才说的话。

青年身形瘦削,骨架纤细,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长裤,半边都被雨水打湿了,黏在肩膀上透出一丝肤色。他的头发有些长,也有半边沾了水,正滴滴答答地往下淌,衬得那双本就漂亮得让人惊叹的眼睛水雾氤氲。白净小巧的脸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个还在上学的少年,而不该出现在拉斯维加斯最奢华的酒店之一,不该出现在他的面前。

如果是平时,在任何一个地方看到他,可能都会觉得这副赛雪欺霜的面孔,一定是清冷出尘的谪仙。但是现在他淋了雨,不经意透出几分狼狈,便是谪仙不慎跌落凡尘,染上了烟火气,让人不想放他离开。跟平时那些来找执明的人不同的是,他不笑,嘴唇紧抿着,拘谨藏得很好,看得出应该是个惯居高位的人,这时候却将眉眼低垂着,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一丝柔弱。

这样的人来找他,必定是有所求的。

“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慕容黎。”

——不仅脸漂亮,声音也好听。执明在心里赞赏他,表面上倒是不动声色。身后的莫澜先替他开了口:“慕容黎?那不是……”

“是,慕容黎已经是个‘死人’了。”

两天前国内刚刚传来消息,瑶光家主所住的别墅突发大火,别墅里连带下属和仆人在内的六个人无一幸免,尽数罹难。不过这只是表面上,实际谁都知道,慕容德和陵光之前为一处码头争得不可开交,这次瑶光的覆灭,根本就是天璇对整个均天发出的震慑。

“可是你找上我,能有什么用呢?现在没有人会去挑衅陵光,更别提替一个不相干的瑶光复仇了,”执明懒洋洋地翘着腿,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我到拉斯维加斯是来玩的,不是来工作的。”

“卡勒贝当先生可不是这么说的,他相当期待和您的生意呢,执少,”见执明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慕容黎不紧不慢地说,“请不用担心,金·卡勒贝当不会把谈判对象再泄露给另一个人了——死人是不会泄密的。”

执明放下酒杯站起身,在沙发背后绕了一个圈:“所以,你带来的礼物是什么?”

“执少想要的那两条军火线路,以及瑶光最好的杀手——两个小时以前让卡勒贝当死在自家泳池里的那一个。”

执明嗤笑一声:“能从他的别墅里偷走这么重要的机密文件……慕容德居然在自己的继承人身上还留了这么一手,要是瑶光还在的话,以后的均天是什么样子可能还真的无法预测。”

慕容黎没有接话,他能用作交易的筹码已经全部摆在台面上,只等执明的一个回答。

套房内一时间静的出奇,只剩下渐小的夜雨声和楼下遥远的喧嚣。通向小阳台的落地窗并未关严,执明背靠在落地窗一侧柔软的窗幔上,身后是一片不夜赌城的灯光海洋。他右手轻轻捻起那缕紫色挑染把玩,似笑非笑地看着慕容黎开了口:

“你的筹码没有摆完。”

慕容黎表情不变,看似平静地说:“我不明白执少的意思。”

“你的条件确实开得很诱人,但是你要天璇的灭亡,这些还不够。”

他垂下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

金·卡勒贝当手上的军火线路,对天权来说只是遏制天璇对海外拓展的筹码,执明不缺这条线路能带来的利益,事实上只要不落在天璇手里,对他来说给谁都行。至于杀手,在天权的生意洗白大半的情况下,多养一个就多一个送给啟厅长的把柄。

两件礼物,只是锦上添花,不到缺一不可的程度。其中关系慕容黎心里清清楚楚,所以他上门前本就带了三分的忐忑,如今倒是被执明驳回得彻底——然而他穷途末路,没有天权的帮助,光是安全回国都是难上加难。

“执少想要什么?”

“你忘了说你自己了,慕容少爷——天权不需要一个不听话的杀手,不过,我身边倒是缺一个貌美的情人。”

执明离开了他倚靠的落地窗,一步一步走近了单薄的青年。他的条件已经开得很明白,甚至可以说露骨了,然而他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得到什么样的回复。

天权家主从不掩饰自己骄奢享乐的个性,又在任何时候都很有耐心。他能伪装成纨绔子弟韬光养晦等待时机,自然也对慕容黎的回答不急于一时,甚至还有心情欣赏对方精致的皮相:慕容黎确实是难得的美人——在表情这么紧绷的时候,那张脸依然艳丽到动人心魄。

然后他等到了慕容离的回答:

“……好。”

 

新手三轮车被我开走了过了这段时间再说

 

-TBC-


本来准备拉个灯完事的,可能是哪根筋打错了我居然自己发车上路了,为自己鼓掌(精神恍惚)虽然代驾说我可以出师了,但是写一次都要死了,希望以后继续让代驾带我飞……

新手司机第一次发车,还是写他俩第一次搞,请各位乘客多担待(鞠躬了)以及看在新手司机的份儿上多给我来点评论呗!

看出来双向暗恋了吗!!!(突然兴奋的患者.jpg

评论(39)
热度(141)

© 鸩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