鸩鲤

窗外的暴雨阑珊|微博@-公子开鸩-

【刺客列传】Knaves(三)

黑道paro。

主执离,切黑明X切黑离,ooc,我流大佬包养金丝雀画风。

内含仲孟,钤光(裘光过去时),不带双白玩,含第二季部分人物,只保证执离HE。

前文☞(二)

 



慕容离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

昨晚由着执明的性子胡来,虽然事后在浴室做了清理,可他翻身下床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腿软。衬衫和长裤早就连带着手机一起被抛弃在了楼下大厅的沙发上,他扯下衣架挂着的睡袍披上,走进浴室洗了个澡。等到收拾妥当下楼的时候,几乎已经到了午饭时间。

大厅和楼梯间都已经下人们被收拾干净,看不出这里昨夜发生过什么。慕容离走到餐厅,意外地看见餐桌旁坐着一个男人。

“方夜?”

瘦高的男人起身,低头行礼:“少爷。”

执公馆平日里只有他们两人在,甚至连打扫做饭的下人也只是晨间、餐时以及主人不在的时候过来准备。执明向来讨厌把工作带到家里来,有公馆钥匙的只有极少数的心腹,但自从慕容离住进执公馆以来,翁老便很少上门,平常只能见到莫澜,倒是没想到会方夜会出现在这里。

方夜替他拉开椅子,从厨房端来盛放食物的托盘:“莫澜今天有事,执少就派我来转达您,他去了一个不方便带您一起去的地方。”

慕容离一顿,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唇边一抹笑意稍纵即逝。方夜看他神色缓和,开口问道:“少爷,执少这是……?”

“你不用在意,他在给我他跟天璇做生意的理由而已,”慕容离慢条斯理地舀了一勺雪梨汤,“他还说什么了?”

“执少还说,今天下午三点半有个拍卖会,少爷可以去看看有什么想要的书画玉器,拍卖会结束的时候他会去接您。”

 

是方夜开车送他去的会场。

慕容离今天穿了一身暗红的小西装,没打领带,在左边的领子上扣了一枚精巧的蛇形胸针,是他从执明的柜子里随手挑拣出来的。天权的家徽是玄武,虽然执明总是自比那只懒洋洋的龟,但是他表现得像是更喜欢那条缠绕的蛇。除了他手上最重要的那枚蛇环戒指,公馆里与蛇挂钩的饰品堆了两个抽屉。他换衣服的时候,镜子里还能清晰地映照出脖颈一侧斑驳的痕迹,就只好散着长发,低头时垂落在两边遮挡。

他刚踏进会场就明白了执明让他来拍卖会的言外之意——天璇的公孙钤就站在不远的地方,同几位同僚谈笑风生。

慕容离和公孙钤,也算是熟人。这人明明是个成天在数字堆和铜臭味里浸染的人,却偏偏喜欢诗词字画、金石古玩,还不是单纯附庸风雅,是真的精于此道。然而整个均天能在这方面跟他聊上几句的,除了他那位兴致来了会和他下棋的老板,便只剩两个人,慕容离算是其中一个。入场的时候公孙正好看到他,在人群中遥遥向他点了下头。

竞拍开始,他特意避开了大部分公孙看上的东西,要么就是举了牌再让给对方——毕竟在场所有人都知道,慕容离身后的天权家底殷实,而执明对他太好,从来不在乎“这点小钱”。

这一来二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慕容离在给公孙钤送人情。公孙自然也心知肚明,他回头朝着慕容离的方向笑了一下,下一轮竞拍,就将一对郎红釉插瓶不动声色地送还了他。

“谢谢慕容少爷割爱。”

竞拍结束之后公孙钤特意找上他,说是这里的涌溪火青很好,邀请他一起喝一杯,慕容离欣然同意。一个是天权家主的情人,一个疑似是天璇家主的情人,坐在一起喝茶自然引人注目,不过两人都不是很在意旁人目光,只是挑些与古玩有关的话题,后来才渐渐谈到两家在这方面的生意。

执明让他来拍卖会,就是为了和公孙钤有这个谈话的机会,无论是不是表面功夫,都要卖天璇点人情,创造一种天权和天璇关系密切的氛围。

“公孙先生客气了。”

绅士风度,翩翩君子——

——可惜了。

 

而让他来拍卖会的人,现在正在一座没有招牌的事务所里坐着。

执明往日无论去哪,基本都会带上慕容离,只是来这里着实不能带着他,否则会引起不必要的冲突。他留下那么一句话,就是告诉阿离,自己要去哪里,去见谁。

全均天最大的情报贩子,仲堃仪。

他正站在吧台后面,低头切一片青柠檬,作为自调Gin tonic最后一步的装饰,轻放在坦布勒杯透明酒液的表面。男人是个高个子,发间有几丝金黄挑染,他绕到前面,背靠着木质吧台,空闲的那只手推了推鼻梁上的圆镜片眼镜,中指戒指上的祖母绿闪过一抹晶莹的翠色。

“仲先生对上门的客人也太吝啬了,你背后的藏酒那么多,连一杯都不分给我?”

“怕我这里的酒太涩,执少看不上啊。”

仲堃仪端着杯子,在执明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点了一根烟。在均天还是四个家族分天下的时候,他是被孟章一手提拔起来的天枢高层,等遖宿吞并了天枢之后,他带着自己当时的势力离开天枢,用了半年时间建立起了均天最大最广的情报网络。他那在天枢的时候与苏翰一派永无止境的内斗中所掩盖的才华,终于在离开天枢之后最大限度地展现出来。

不过少有人在仲堃仪面前提到天枢,“天枢”几乎成了这位情报贩子的忌讳——在三个月前苏翰无缘无故死在自己的豪宅内之后,除了那只祖母绿戒指,他和天枢的最后一丝联系也被自己切断了。

“执少今天有何贵干?”

曾经的天枢和天权关系不错,从这个层面来看,仲堃仪的态度对外人来说不客气得令人惊诧。执明也不在意,他伸手把茶几上的文件夹推到仲堃仪的面前,自顾自地说:“来和你谈一笔生意——浮玉街的夜场,有兴趣吗?”

仲堃仪眉头一动,弯腰把文件夹捧到膝上:“浮玉街的位置确实好……原来你和陵光这笔生意,是这个打算?”

在遖宿的地盘进一步扩张之后,浮玉街正好卡在三家交界的重要位置,这个夜场又因为陵焸这几年疏于管理,鱼龙混杂,正是情报收集的绝佳位置。执明的眼光毒动手也快,他在天璇和遖宿关系最紧张的时候开口,陵光定会当作人情直接送给他。

只是这个价格……

“低价给我这么重要的情报据点,执少有什么条件?”

“老规矩,你在这里查到的所有情报,都给我一个备份。以及,昨天和陵焸那个草包谈生意的时候楼下发生了什么,你应该已经知道了——”

话讲到这里,烟雾背后的仲堃仪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讽刺的笑意。他知道慕容离的身手如何,知道昨晚不过几个愣头青,所以在他眼里这只是一场不值得在意的闹剧。

“——那几个人我觉得不对劲,然后稍微做了下检查,”执明语调冷了下去,“血液样本有问题。”

仲堃仪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虽然我最近是听到有这样的风声……你觉得是哪家在暗地扶持?”

这么多年,均天这几家都没有碰过毒//品生意,基本是打压的态度。因为执明父辈的一些原因,天权在这方面是最不留情面的,其他几家给他面子,就算有有心人想从中牟利,也只是悄悄做几笔小规模的买卖,不会流通到这么大的夜场里来。

“哪家都有可能。”执明说。

天璇这几年家底没之前厚,公孙钤手段再怎么厉害,都需要源头的资金流通;遖宿两年前出现,发展到现在的规模一样需要钱——毒//品生意无论规模多大都是暴利,何况他们都渗透到省厅级干部这个层级,背后的一条线恐怕已经很完整了。

“对待遖宿和天璇,我的态度可是完全不一样的,执少不怕我告诉你的信息不实?”仲堃仪笑着晃了晃酒杯,冰块撞在一起折射出剔透多变的光。

“这种生意总有蛛丝马迹可循,找上你只是不想浪费收集情报的时间。公孙钤和毓埥,你会为了他们砸了自己的招牌吗?”

“那慕容离呢?”

执明一顿,挑眉看他:“突然提起阿离干什么?”

“他手上几乎有你一半的家业了,你还放任他跟其他家主来往,是想因为他丢掉天权吗?”仲堃仪掐灭了烟,意味深长地说,“我最近收到了不少消息……”

遖宿是他从天权的生意里放权,一手扶持起逐渐壮大起来的。他至今仍和毓埥保持密切的联系,况且他的身手不比任何一个专业的杀手逊色——在仲堃仪看来,执明无异于养虎为患,尤其在这只“虎”还曾经损害过他自己的利益的时候,他更是希望慕容离早点失去执明的庇护。

他的话头被对方抬起一只手打断了。

——“你真的以为,阿离做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自踏进这间事务所以来,天权家主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TBC-


嘿嘿嘿切黑明赛高

这章方夜上线,之后第二季的角色也会陆陆续续出场……yx是会出现的,zy是肯定没有的,骆珉可能会打个酱油,艮墨池出现剧情更让我头疼了所以没有他,第二季的新角色里还有个已经被我内定出场的不过和原作立场不一样嘿嘿嘿(猜猜是谁啊)。

顾十安不会出场,裘振已经死了也不会诈尸的()

方方土跟执明说这些主要是他已经知道阿离和毓埥关系密切,而吞并天枢的就是遖宿……他对执明脸色不好的主要原因是原先孟章和执明关系不错,但是天枢被遖宿吞并他和苏翰内斗的时候,天权在袖手旁观等着渔翁得利()

至于方方土的祖母绿戒指,确实和孟章有关系……我喜欢戴CP的饰品这个梗,看阿离的蛇胸针就知道了ww

评论(19)
热度(126)

© 鸩鲤 | Powered by LOFTER